紅色文化網

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小小寰球 ->

歐洲

收藏 | 打印-復制 | | | 獻花

張文木2009年對俄美歐戰略格局的判斷,如說今天

時間:2022-06-09 00:09:03   來源:《文化縱橫》   作者:張文木    點擊:

歷史是螺旋式上升的

——美國金融動蕩和世界新格局

張文木

摘要:今后東歐必將重復俄國人剛剛經歷過的上述認識過程。毫無疑問,“慕尼黑”在東歐不會終結,下一次該清醒的就是東歐了,東歐將會從西歐再次倒向俄國。這是歷史規律。別看捷克、波蘭等東歐國家與西方簽署各種條約,到時候它們還是被出賣的對象。波蘭曾三次被瓜分,今天的捷克人一提起《慕尼黑協定》還是不寒而栗,曾為美國式民主背叛自己共產主義信仰的謝瓦爾德納澤也在被美國顛覆后叫苦不迭,在社會主義陣營中最先向蘇聯叫板的南斯拉夫,在1999年科索沃戰爭中也曾大聲向俄羅斯求救,可以肯定,即使將來東歐國家全部換上了西式的民主“馬甲”,如果自己沒有戰略意識,結果還是要被出賣的[1];可以肯定,在不遠的將來,俄國將與東歐形成新的關系,是聯盟關系還是什么形式,具體不好說,但它一定是更加緊密的合作關系。

圖片 1.jpg

目前世界情況基本上是俄國的——當然還有歐洲——的崛起與美國的衰落并存。美國的衰落是整體性的,也是必然的,判斷依據如下:

第一,美國控制世界資源能力下降。當下的美國金融危機核心問題是資源危機。計算美國金融縮水是多少億美元,這不是主要的,最重要的是支撐龐大的美元體系的實物基礎是什么?是資源;美國是靠軍事控制世界資源的,只要軍事強有力,還能對世界資源有效控制,它就能保證世界資源采購多以美元結算,這樣美元就能支撐美國金融,美國就不會垮。假定美國現在在中東的軍事仍保持著持續勝利的態勢,國際上對美國的信心指數還會上揚。我們經??措娨曈^眾為演員打信心指數,信心指數并不主要是對現實的肯定,而是對未來的肯定。世界政治也是這樣。金融投資的多少取決于投資者對投資對象國的信心。世界貨幣除了支撐它的實物經濟外,更多地還是虛擬經濟,虛擬經濟并不主要靠實物支撐,而是靠虛擬的信心支撐。美國支撐經濟的,一方面是高科技等知識性的東西,另一方面就是軍事力量,強大的軍事力量可以保證世界資源在自己手里。有了世界資源支撐,美元就不會垮。老布什的海灣戰爭打贏了,美國的信心指數及隨之而來的金融投資瞬間就上去了。近年來因伊拉克戰爭失敗導致美國對世界資源的控制能力嚴重下降,隨之而來的撤軍,更會使美國遠離世界石油中心并由此失去國際石油采購以美元結算的潛規則,這將大大挫傷國際社會對美國的信心。這是問題的關鍵。金融是資源的倒影,國家控制稀缺資源的能力決定金融投資者的信心。對目前的美國經濟而言,信心確實比黃金更重要。這里說的“信心”,并不是美國人的自信,而是他信,即國際社會對美國未來的信心。

第二,地緣政治方面,美國的優勢正在喪失。美國能夠在二戰以后取代歐洲成為世界霸主的主要原因,是在亞洲尚未崛起之際,美國人為地使歐洲的政治版圖縮小了:二戰后期,美國跟蘇聯用“暗盟”的方式在東歐合伙拉出一道鐵幕。當時美國與蘇聯有許多矛盾,但在打倒歐洲問題上兩家的目標則是高度一致。且不說在事關戰后地緣政治布局的第二戰場的開辟地點問題上,斯大林與羅斯福的想法如何一致,就是直到1956年東歐爆發“波匈事件”時,美國只是空喊,并不對蘇聯動真,相反在埃及收復蘇伊士運河事件上,美蘇卻是聯合將英法逐出中東的。這是因為美國與蘇聯在歐洲的地緣政治上有默契,對美國而言,只有蘇聯占領東歐,西歐才是小西歐;小歐洲,才能聽美國的話。東歐一旦回到西歐,大歐洲就會出現,這樣歐洲的翅膀就會硬起來,就會反美國。二戰之前的地緣政治特點就是這樣,那時是歐洲壓迫美國,二戰之后美國翻了身,美國翻身的根本原因是美國對歐洲版圖做了大“手術”,即在二戰中將東歐讓給了蘇聯并由此大大壓縮了西歐的地緣政治空間。丘吉爾說的“鐵幕”實際上是美國與蘇聯合伙拉起的,目的是為了擠壓歐洲。但半個世界后的今天,大家再看看地圖,歐洲地緣政治版圖已恢復到二戰前的大歐洲的水平,整個東歐已融入歐洲。隨之而來的必然是歐洲力量的增強和擴大。美國失去中東以后,歐洲向美國叫板的聲音還會更響。在亞洲崛起的今天,美國的東翼即大西洋東岸也開始有了危險。

第三,目前美國的國家戰略能力在嚴重下降。老布什幫著歐洲打倒了蘇聯,克林頓和小布什幫著西歐東擴拿到了東歐,接下來的事就會是歐洲擺脫美國控制。地緣政治的這些變化是美國人幫著歐洲人實現的,開始于老布什,收尾于小布什。

目前的美國已失去了運用國家戰略力量的基本能力。歷史表明,在戰略力量極限處發動攻勢,尤其是發動連續攻勢,是國家崩潰的開始。蘇聯解體后,美國全力打壓南方國家,集中用兵于中東,而中東不僅是世界資源集中的地區,也是世界霸權國家力量伸展的極點。大國力量伸展到極限時如再持續進攻,就必敗無疑。老布什在中東是有限進攻,小布什則是一個戰役接著一個戰役,2008年初他恨不得還要打伊朗;如果打伊朗,美國國力這個“皮筋”非拉斷不可。今天的美國人已失去了戰略文化,而美國領導層也失去了戰略管理能力。中亞是世界地緣政治的中樞,也是世界霸權的墳墓。20世紀末蘇聯在失去中亞阿富汗后便失去了世界霸權,今天美國則要從伊拉克失去世界政治的主導權。如果說20世紀70年代美國衰落的表現是美元兌換和黃金脫鉤,那么,21世紀初的美國衰落將從美元和資源,尤其是中東資源的脫離開始。對今日美國而言,失去中東,也就失去了世界霸權。今天的歐洲正是在這種情況下崛起的。

但我們也不要夸大美國衰落的程度。我們所說的“美國衰落”,只是說作為帝國的美國的衰落,作為民族國家的美國徹底崩潰是不可能的,因為財富的基礎是主權。只要美國目前擁有的大版圖不解體,美國就不會徹底崩潰。最多也就是從過去的“虛胖”落到“皮包骨頭”。“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當實物生產慢慢恢復后美國還會崛起。“知識經濟”并不能當飯吃,國家也不能主要靠印票子而不靠實物生產致富,價值的基礎還是人類勞動,是實物生產。如果沒有巨量的稀缺資源,國家崛起還得靠實物生產。支持中國經濟的多是靠實物生產。有了自主創新基礎上發展出的實物生產,中國就不會出現大起大落的現象;而美國是知識經濟加上軍事霸權,一旦軍事霸權衰落,國家又沒有巨量的稀缺資源支持,僅靠“知識經濟”是撐不住金融的,投資者對美國的信心指數就會下降。長期脫離實物經濟的美國,一旦失去了投資信心,在相當時間內的衰落是不可避免的。

辯證法是解釋歷史的鑰匙。昨天倒下的是俄國,今天又是美國。但與俄國倒下的情形一樣,今天的美國既不會大崩潰,時間上也不會無限長,時間大概也就是十幾年,俄國也是這樣的期限。尼克松之前,美國的歷史也是這樣:當時美國從朝戰起就擴張,越戰中因擴張過度而衰落下去。此后,蘇聯勃列日涅夫向美國發起攻勢,而美國則在尼克松時期實行戰略收縮。蘇聯又因全球過度擴張垮了下去。今天的形勢又翻轉過來:美國衰落,俄國崛起。世界本質是平的,大國只要不擴張,至少不要過度擴張,就不會倒下。

2008年的世界形勢真是“東邊日出西邊雨,道是無晴卻有晴”[2]。就在美國衰落之際,俄國經過一段時間的動蕩后,其國家管理層的戰略能力成熟了。它表現在兩個方面:其一,與葉利欽時期比,今天的俄國的國家戰略開始有了人民性。如果失去人民性,再好的國家戰略也是空中樓閣。戰略的人民性來自國家主體人群對國家和世界事務的共識。目前俄國人民對國家和世界事務的認識日益趨同。其次,普京對付西方打壓的戰略能力也日益成熟。目前他說話很硬,但有節制,在戰術上比較成熟。大家比較一下,在對待科索沃和格魯吉亞兩個事件的態度上,普京對格魯吉亞下手狠,而對科索沃獨立,普京只是表態,并不動真。普京曾告訴小布什美國會像古羅馬一樣因擴張過度而衰落,小布什聽不懂,聽不懂就沒辦法。普京都告訴了他,他還這樣,那就對不起了。所以普京在格魯吉亞狠狠地打,他知道在家門口打仗不會透支;在遠處比如科索沃,他就不動手,這是因為巴爾干是目前俄國國力不及的地方。普京熟悉歷史,從19世紀中葉俄國在克里米亞戰爭中失敗后,特別是二戰結束以后,俄國在巴爾干基本上就沒得過手。當時鐵托在那不聽蘇聯的話,斯大林也拿他沒辦法。與1962年赫魯曉夫把手越洋伸到美國家門口古巴后又灰溜溜撤走的結局一樣,今天的小布什也無知地把手越洋伸到俄國家門口格魯吉亞,其結果美國海軍也是高調而來低調而去。

今天東歐一些國家親西方,這并不是什么新鮮事。東歐在歷史上就是一個在俄國與西歐之間不斷搖擺的地方,1939年羅斯福將這些國家稱為“‘騎墻’國家”。[3]二戰之前它是倒向西方的,當時波蘭最堅決站在英法一邊,即使在德國大兵壓境的時候,也不求蘇聯幫助,當時波蘭對俄國特別仇恨;1938年捷克也曾為西歐綏靖德國做出了巨大的犧牲。但戰事未起,西歐先出賣的就是捷克和波蘭。這樣的屈辱經歷使東歐國家在二戰后又倒向蘇聯:當時作出這樣的選擇也不是幾個人能定下的,那是經歷屈辱后的東歐人民的選擇。但蘇聯又不尊重東歐,把它們當作依附國家,還出兵侵略人家,這又使東歐人對蘇聯反感,現在東歐又倒向歐洲,其中波蘭還成了西歐的“鐵桿”。即使如此,波蘭現在親西方的程度,無論如何也超不過二戰以前的波蘭。20世紀末,俄國曾狂熱地參與倒向西方的運動,后來大呼上當。2006228日,有著慘痛亡國經歷的戈爾巴喬夫對中國記者說“我給中國朋友的忠告是:不要搞什么‘民主化’,那樣不會有好結果!千萬不要讓局勢混亂,穩定是第一位的”;談到蘇共垮臺,他說:“在這里,我想通過我們的慘痛失誤來提醒中國朋友:如果黨失去對社會和改革的領導,就會出現混亂,那將是非常危險的。”曾為美國人特別賞識的葉利欽,則在20世紀的最后一天,主動辭職并懷著內疚的心情請求人民原諒。

19571118日,毛澤東在莫斯科對各國共產黨代表說,“不是東風壓倒西風,就是西風壓倒東風”;“我們的道路是曲折的,是按照螺旋形上升的”。[4]未來的歷史對俄國和中國有利。200888日,美國慫恿格魯吉亞攻打南奧塞梯,但戰火起來后,美國不僅對格口惠而實不至,反而利用格魯吉亞戰事,迅速與波蘭而不是與格魯吉亞于820日簽署“反導基地協議”。這使格魯吉亞有了被出賣的感覺。2008107日,北約成員國冰島宣布從俄羅斯獲得40億歐元緊急貸款,這是冰島向鄰國求救連遭拒絕后,為避免“國家破產”采取的無奈之舉。眼看自己的盟國伸手向“敵人”討錢,北約國家大為震驚。但這只是歐洲“冰川”融解的開始,其他西歐以外的歐洲及其近臨國家,將來也會在“呼天不應”時向俄國求援。

今后東歐必將重復俄國人剛剛經歷過的上述認識過程。毫無疑問,“慕尼黑”在東歐不會終結,下一次該清醒的就是東歐了,東歐將會從西歐再次倒向俄國。這是歷史規律。別看捷克、波蘭等東歐國家與西方簽署各種條約,到時候它們還是被出賣的對象。波蘭曾三次被瓜分,今天的捷克人一提起《慕尼黑協定》還是不寒而栗,曾為美國式民主背叛自己共產主義信仰的謝瓦爾德納澤也在被美國顛覆后叫苦不迭,在社會主義陣營中最先向蘇聯叫板的南斯拉夫,在1999年科索沃戰爭中也曾大聲向俄羅斯求救,可以肯定,即使將來東歐國家全部換上了西式的民主“馬甲”,如果自己沒有戰略意識,結果還是要被出賣的[5];可以肯定,在不遠的將來,俄國將與東歐形成新的關系,是聯盟關系還是什么形式,具體不好說,但它一定是更加緊密的合作關系。

歷史是螺旋式上升的。今天的俄國已認識了美國,明天的美國將會重新認識歐洲。歐洲與美國是有深刻矛盾的,因為是美國替代了歐洲的霸權地位。歐美本是同林鳥,大難來時各自飛。美歐之間,意識形態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戰略利益。蘇聯解體后,美國幫著歐洲東擴,拿下了東歐和巴爾干,可現在美國大難臨頭,歐洲先當“范跑跑”:面對美國的次貸危機,歐洲各掃門前雪。這不能不讓美國傷感。美國遲早會認識到打破歐俄戰略平衡將給美國帶來的致命危險。目前西方各國經濟紛紛國有化,這并不表明它們要搞“社會主義”,與1929年世界大危機中的凱恩斯主義一樣,這只表明西方民族主義再次興起。當前世界性的金融危機對以新自由主義為理論基礎的全球化無疑是致命的一擊,對新自由主義的大本營美國,更不是一個好兆頭。新自由主義曾為美國立下過汗馬功勞,它曾為美國忽悠倒了蘇聯,現在又反彈回去擊倒了美國。

我們眼前的歷史充滿巨大的變數。挑戰前所未有,機遇也前所未有。這些發生在眼前的事實告訴我們中國,中國要發展,就千萬不能重復戈爾巴喬夫道路,其中最重要的是不要放棄馬克思列寧主義。在馬克思主義中,對中國最具命運攸關意義的是列寧主義。20世紀的中國走十月革命的道路,這不僅僅是中國共產黨的選擇,它也是中華民族在其他政治試驗失敗后所做的鄭重抉擇。我相信,即使我們今天重新開始我們中國的歷史進程,中國人民最終還會選擇列寧主義,選擇毛澤東思想。戈爾巴喬夫在與西方交手時,戰事未起就先自掘祖墳,挖掉了列寧和斯大林,結果給俄國人民帶來了巨大災難。毛主席說“人世難逢開口笑,上疆場彼此彎弓月”毛澤東:《賀新郎·讀史》。],與西方打交道,笑歸笑,但要有隨時“上疆場彼此彎弓月”的準備。

(本文刊發于《文化縱橫》2009年第1期,本文是原稿)

注釋:

[1]201526日,法德首腦屈尊在莫斯科就烏克蘭問題解決方案與普京進行了長達六小時的談判——其間被排斥在外的烏克蘭總統波羅申科一定有了19389月被排斥在慕尼黑會議之外的捷克總統貝奈斯無奈等候祖國任由大國宰割結果的屈辱感受,而215日法德俄烏簽署的《明斯克協議》則是歐洲大國以犧牲烏克蘭甚至英美的利益為代價與俄羅斯達成的妥協。與20世紀初曾全力投靠并依賴歐洲的捷克和波蘭被歐洲大國出賣的命運一樣,21世紀初全力投靠并依賴歐盟的烏克蘭也就這樣被歐洲出賣了。這樣的結果對蘇聯解體后齊刷刷地轉入歐盟的東歐影響是深刻的:它勢必勾引起那里的人民對18世紀波蘭三次被歐洲強國瓜分、20世紀捷克及波蘭被歐洲列強瓜分的痛苦回憶。出賣不可能是一次性的,今后東歐在被歐洲大國反復出賣后其轉向俄羅斯的趨勢將會持續加強。

[2]劉禹錫:《竹枝詞》。

[3]“美國總統羅斯福同美國參議院軍事委員會協商的會議記錄”(1939131日),李巨廉、王斯德主編:《第二次世界大戰起源歷史文件資料集(1937.7-1939.8)》,華東師范大學出版社1985年版,第449頁。

[4]毛澤東:“國際形勢到了一個轉折點”(19571118),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毛澤東外交文選》,中央文獻出版社、世界知識出版社1994年版,第291、298頁。

[5]201526日,法德首腦屈尊在莫斯科就烏克蘭問題解決方案與普京進行了長達六小時的談判——其間被排斥在外的烏克蘭總統波羅申科一定有了19389月被排斥在慕尼黑會議之外的捷克總統貝奈斯無奈等候祖國任由大國宰割結果的屈辱感受,而215日法德俄烏簽署的《明斯克協議》則是歐洲大國以犧牲烏克蘭甚至英美的利益為代價與俄羅斯達成的妥協。與20世紀初曾全力投靠并依賴歐洲的捷克和波蘭被歐洲大國出賣的命運一樣,21世紀初全力投靠并依賴歐盟的烏克蘭也就這樣被歐洲出賣了。這樣的結果對蘇聯解體后齊刷刷地轉入歐盟的東歐影響是深刻的:它勢必勾引起那里的人民對18世紀波蘭三次被歐洲強國瓜分、20世紀捷克及波蘭被歐洲列強瓜分的痛苦回憶。出賣不可能是一次性的,今后東歐在被歐洲大國反復出賣后其轉向俄羅斯的趨勢將會持續加強。

微信掃一掃,進入讀者交流群

本文內容僅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網站立場。

請支持獨立網站紅色文化網,轉載請注明文章鏈接-----http://www.niaoleiwang.cn/wzzx/xxhq/oz/2022-06-08/75824.html- 紅色文化網

獻一朵花: 鮮花數量:
責任編輯:寒江雪 更新時間:2022-06-09 00:09:03 關鍵字:歐洲  小小寰球  

話題

推薦

點擊排行

鮮花排行


頁面
放大
頁面
還原
版權:紅色文化網 | 主辦:中國紅色文化研究會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小屯路8號院 | 郵編:100040 | 聯系電話: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備案序號:京ICP備13020994號 | 技術支持:網大互聯
韩国高清乱理伦片中文字幕-茄子视频污-漂亮女医生被强奷在线观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