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文化網

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時代脊梁 ->

知識分子

收藏 | 打印-復制 | | | 獻花

王淦昌:我們不能用錢從國外買來一個現代化,必須自己艱苦奮斗親手創造

時間:2022-05-29 00:04:05   來源:共青團中央   作者:    點擊:

生于戰爭亂世之下

憑借著對科學知識的孜孜以求與滿腔愛國熱血

王淦昌立下我愿以身許國的鏗鏘誓言

于茫茫戈壁深處隱姓埋名17

是我國核武器研制的主要奠基人

19641016

中國第一顆原子彈爆炸成功

1967617

中國第一顆氫彈爆炸成功

從原子彈到氫彈

美國用了七年零四個月

而中國

只用了兩年零八個月!

這背后離不開

王淦昌在原子彈、氫彈原理上的突破

不僅如此

他還是一位優秀的教育家

李政道、周光召、鄧稼先、

程開甲、于敏都是他的學生

在他的手稿里,他曾寫下

畢生之追求,為國奉獻,為民造福

他就是這樣一位

心懷天下、為國為民的科學家

528

是王淦昌誕辰115周年

讓我們一起紀念和緬懷他!

愛國與科學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

王淦昌拍攝于1929年的清華園

1907

王淦昌出生在江蘇省常熟縣

1925

18歲的王淦昌心懷

科學報國、振興中華之志

成為清華大學物理系第一屆本科生

得到葉企孫、吳有訓的悉心傳授

1926

·一八慘案爆發

王淦昌也參與了游行集會活動

事后,葉企孫先生悲痛地跟學生說:

要想我們的國家不遭到外國人的欺辱

就只有靠科學!

只有科學才能拯救我們的民族……”

葉企孫先生的愛國激情深深感染了王淦昌

從那時起

愛國與科學成為他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

決定了他畢生的道路

物理學界一顆閃耀的新星

23歲的王淦昌在遠赴德國求學的渡輪上

1930

王淦昌考取了江蘇省官費留學生

遠赴德國柏林大學讀研究生

師從著名實驗物理學家邁特納教授

那是現代物理學史上的黃金時代

王淦昌抓緊一切時間和機會學習

常常在研究室待至深夜

研究室的大門每天夜里十點便會被鎖上

王淦昌不得不翻越圍墻才能回到宿舍

193312

年僅26歲的王淦昌

順利通過了博士論文答辯

人們都稱他為“BoyDoctor”(孩博士)

導師稱贊王淦昌的才華

就像朝陽噴射的霞光

希望他能留在自己身邊

但懷著對祖國深深的感情

王淦昌還是選擇了立刻回國

先后在山東大學、浙江大學擔任教授

踐行自己科學報國的誓言

1936年,王淦昌在浙江大學物理系任教,成為學校最年輕的教授。浙大西遷至貴州遵義時,在湄潭這座小山城里,王淦昌的一家

1940年初

王淦昌隨浙大遷至貴州遵義

后又遷至距離遵義75公里的湄潭縣

這段時期,患肺病多年的王淦昌病情愈加嚴重

即使在艱苦的環境和虛弱的身體條件下

王淦昌也沒有停止科學研究

他利用養病的機會寫出論文

《關于探測中微子的一個建議》

無奈戰爭時期《中國物理學報》無法刊登

王淦昌又把文章寄給美國《物理評論》

并于1942年初正式發表

王淦昌文章發表后幾個月

美國科學家阿倫按照王淦昌的建議

做了K電子俘獲的實驗

這個實驗也被稱為王淦昌-阿倫實驗

成為1942年世界物理學界的重要成就之一

王淦昌的貢獻得到了國際公認

要聽王淦昌的聲音!

他卻神秘消失17

中核集團原子能院中心花園,左邊銅像為錢三強,右邊為王淦昌

位于北京房山區的

中核集團中國原子能科學研究院

前身是中國近代物理研究所

新中國的原子能事業就發端于此

研究院的小樹林深處有兩座銅像

并排佇立在一起

左邊是錢三強

右邊的就是王淦昌

1950

王淦昌受錢三強夫婦力邀

從浙江大學物理系調到了這里

任近代物理研究所副所長

開啟中國宇宙線觀測研究

照片中的建筑是20世紀50年代,在云南落雪山海拔3180米建設的一座宇宙線實驗站,也是我國第一個高山宇宙線實驗室

1954

我國第一個高山宇宙線實驗室——

云南落雪山宇宙線試驗站正式建成

一批成果先后發表在

《物理學報》和《科學記錄》上

我國宇宙線研究進入當時國際先進行列

王淦昌在高能物理方面

做出的工作成績為世界科學家熟知

這張照片是1958年王淦昌(右)在蘇聯聯合原子核研究所與所長布洛欣采夫(中)在一起時拍攝的

1956

王淦昌被派往杜布納聯合原子核研究所

領導大家積極開展高能物理實驗

他根據國際上面臨的各種前沿課題

結合杜布納聯合所高能加速器的特點

提出了研究方向

王淦昌團結一切有志于科技工作的同事

吸收并培養了

不同國籍的許多青年科技工作者

贏得了各國科技工作者的尊敬

杜布納研究所的維克斯勒院士多次提出:

要聽王淦昌的聲音!

照片拍攝于1958年,王淦昌與他在杜布納聯合所的中國同事在一起,從左至右分別是方守賢、劉乃泉、王淦昌、王祝翔、王蘊玉。平日里,王淦昌不僅耐心指導他們的工作,也十分關心他們的生活。在年輕人的眼里,他就像一個強磁場,把大家緊緊地凝聚起來

在王淦昌的帶領下

研究組通過實驗發現了

第一個荷電反超子——反西格瑪負超子

把人類對物質微觀世界的認識

又向前推進了一大步

很多人預測

王淦昌帶領團隊取得的這一成就

一定能夠把諾貝爾物理學獎收入囊中

然而,就在這時

那個備受國際物理學界關注和期待的王淦昌

卻突然從人們的視線中消失了

而這一消失就是17年……

1960年,王淦昌(前排右三)在蘇聯杜布納聯合原子核研究所與他領導的研究組成員合影。其中,中國成員有丁大釗(前排右一),王祝翔(前排右四),陳玲燕(前排右五)

解開原子彈、氫彈之謎

這張照片是我國第一顆原子彈爆炸前夕,指揮部領導與科學家、解放軍指戰員的合影,前排左二起:張蘊鈺、程開甲、郭永懷、彭桓武、王淦昌、朱光亞、張愛萍、劉西堯、李覺、吳際霖、陳能寬、鄧稼先

這一切

緣于王淦昌收到一份絕密任務

1955115

黨中央做出發展中國核工業的重要決策

1959

蘇方單方面撕毀合同、撤走專家

中國核工業走上完全自力更生的道路

1961

第二機械工業部部長劉杰向王淦昌

傳達了黨中央關于研制核武器的決定

邀請他參加領導原子彈的研制工作

造原子彈是國家的最高機密

工作人員必須長期隱姓埋名

王淦昌毫不猶豫地回答

我可以,我做得到

我愿以身許國!

就這樣

王淦昌這個名字從科技界銷聲匿跡了

西北大漠深處出現了

一個名叫王京的科研工作者

位于羅布泊荒原深處的中國首次核試驗爆心遺址,中國第一顆原子彈在這里爆炸成功

當時絕大多數人都不知道

原子彈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想要研制原子彈

就要摸清楚原子彈的內爆規律

這也是聯結核武器理論設計

與核試驗成功的關鍵一環

在河北省懷來縣長城腳下

一個工程兵部隊的靶場內

王淦昌他們就在那里開展爆轟物理實驗

試驗基地的氣候條件十分惡劣

有時大風能把軍用帳篷都掀起來

一年四季,渾身上下不是沙就是土

當時正是國家經濟困難時期

許多人都由于營養不良得了浮腫病

王淦昌也不例外

但他全然不顧

帶領幾十名試驗隊員一心撲在實驗工作上

王淦昌常說:

搞科學研究的人

特別是從事我們這個事業的科學工作者

不能怕艱苦

經過上千次爆轟物理實驗

王淦昌帶領團隊逐步掌握了

原子彈內爆的規律和實驗技術

1963年春天

為了開展更大型的爆轟試驗

56歲的王淦昌只身來到

青海湖東邊的核試驗基地

擔任冷試驗技術委員會主任

日日夜夜同大家一起緊張地工作

這張照片是位于羅布泊荒原深處的中國首次核試驗爆心遺址

19641016

戈壁灘上一陣巨響

巨大的蘑菇狀煙云冉冉升起

我國第一顆原子彈爆炸成功

那一天

對于王淦昌來說也是無法忘記的一天

他隨著沸騰的人群從掩體里跑出來

激動地揮動著雙臂

流著熱淚歡呼:

成功啦我們成功啦!

照片拍攝于1966年,在氫彈原理塔爆試驗現場,王淦昌(左)與朱光亞(右)正向國務院副總理聶榮臻(中)匯報試驗成果

第一顆原子彈的爆炸成功以后

王淦昌沒有就此停下腳步

又繼續投身到氫彈研制的任務中

氫彈與原子彈相比

無論是理論上還是制造技術上

都更為復雜

為了使試驗與理論研究密切結合

以最快的速度研制出中國的氫彈來

作為核武器研究院主管實驗的副院長

王淦昌帶領實驗部的同志們一起

研究制定了爆轟模擬試驗的方案

通過一次接一次的冷試驗

很快解決了引爆設計的技術關鍵

西北核基地的試驗場

冰天雪地,寒風刺骨

年近花甲的他冒著零下30攝氏度的嚴寒

不辭勞苦地和青年科技工作者們一起

他抗住了高原和沙漠的艱苦

常常不顧疲倦工作到深夜

為了加快工作進度

他經常跑去和工人談心聊天

為大家加油鼓勁

工人們看到已經兩鬢斑白的王淦昌

依然那么努力地工作

也都備受鼓舞

后來工人們都開玩笑叫他王老頭

王淦昌聽了十分高興:

非常好,這說明我和工人打成一片了!

19661228

王淦昌等人成功進行了氫彈原理塔爆試驗

結果證明新的理論方案

既先進又簡便、切實可行

1967617

一架高速飛行的飛機

在我國西北大漠上空成功拋出了

一顆比原子彈威力更大的氫彈

巨大的火球讓天空出現了兩個太陽

全世界都為此震驚

中國成為繼美國、蘇聯、英國之后

第四個能夠制造氫彈的國家

從此躋身于世界核先進國家的行列

1961年到1978

整整17

王淦昌參與了我國原子彈、氫彈原理突破

以及核武器研制的試驗研究和組織領導

為我國核武器研制做出了巨大貢獻

立下了不朽功勛

為表彰王淦昌的突出貢獻

1999

中共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

追授王淦昌兩彈一星功勛獎章

72歲加入中國共產黨

1979

在王淦昌72歲之際

他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他在入黨申請書上這樣寫到:

我親身體會到

在帝國主義蹂躪下

災難深重的中華民族

沒有中國共產黨

就沒有新中國

入黨

可以多做工作

不做工作,沒意思

安度晚年,我不高興

享福我更不喜歡

我喜歡這樣一句話

鞠躬盡瘁,死而后已

在接受人民日報海外版記者采訪時

王淦昌用四個了不起回答了

為什么會在72歲時入黨的疑問

中國共產黨了不起

黨員了不起

黨的領導人了不起

我深感共產黨偉大,了不起!

永遠心懷國之大者

1978

在中外物理學術界消失17年的名字

再次出現在人們的視野

王淦昌被任命為二機部副部長兼原子能所

(中核集團中國原子能科學院前身)所長

大漠歸來

王淦昌已經年逾古稀,白發蒼蒼

但他依舊心懷國之大者

為了中國的原子能事業,矢志不渝

101堆改建重新臨界,王淦昌(右二)等領導專家正專注地關注現場情況

擔任原子能所所長期間

王淦昌成立學術委員會

建立一支朝氣蓬勃的科研隊伍

領導改建101反應堆

工程獲得國家科學技術進步一等獎

積極推進加速器等核技術應用

為核物理研究奠定了堅實基礎

這是由王淦昌親筆題名的串列加速器核物理國家實驗室

19863

王淦昌與光學家王大珩、

電子學家陳芳允、自動控制專家楊嘉墀

聯名向黨中央提出了

《關于跟蹤研究外國戰略性高技術發展的建議》

僅隔兩天

鄧小平同志就在建議書上批示:

這個建議十分重要

此事宜速做決斷,不可拖延!

之后

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出了

《高技術研究發展計劃綱要》的通知

由于促成這個計劃的建議和

鄧小平的批示都是在19863

“863”計劃一下子就叫響了!

照片中是19863月向中央提出發展高技術建議 ( “863”計劃)的四位科學家,王淦昌與光學家王大珩、電子學家陳芳允、自動控制專家楊嘉墀

王淦昌常說:

中國科技工作者要團結一致

參與國際競爭

超脫小我,站在國家高度

這是王淦昌的胸懷

也是“863”計劃的特色和靈魂

除了推進我國的基礎研究

王淦昌一直關心著核能的和平利用

1956

王淦昌親自主持制定了

我國科技發展十二年規劃

并將和平利用原子能這一項列在首位

當時

我國發展核電走什么道路

有兩種意見爭論得很激烈

有人認為

核電站是國際成熟的技術

我國只要引進就行了

但王淦昌始終認為

中國發展核電的原則

應該是以自力更生為主

他在一次發言中指出:

我們不能用錢從國外買來一個現代化

而必須自己艱苦奮斗,才能創造出來

正是在王淦昌等人努力下

被譽為國之光榮的我國第一座

30千瓦壓水堆核電站——

秦山核電站開工建設

照片拍攝于1989年,在秦山核電站現場,當時已八十多歲高齡的王淦昌登上幾十米的高處進行參觀檢查

從上世紀80年代以來

我國核電從秦山起步

掀開了核工業

自主創新、加快發展的新篇章

如今

中國自主研發的三代核電

華龍一號示范工程全面建成

王淦昌曾說過:

不久的將來

我們的原子能和平利用事業

一定能夠迅速地得到發展

并且為我國的經濟和文化建設

作出重要的貢獻

在浩瀚無垠的宇宙里

有一顆編號為14558號的小行星

它的名字叫——“王淦昌星

2003年,國際小行星命名委員會

以王淦昌的名字命名這顆小行星

以此紀念他

為核科學領域做出的杰出貢獻

王淦昌星命名證書

今天

我們向著14558號小行星回答致敬:

我國核電技術水平和綜合實力

已經躋身世界第一方陣!

新時代

核工業已建成完整的科技工業體系

正承載著中國

從核大國走向核強國的時代使命

披荊斬棘、不斷向前!

微信掃一掃,進入讀者交流群

本文內容僅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網站立場。

請支持獨立網站紅色文化網,轉載請注明文章鏈接-----http://www.niaoleiwang.cn/wzzx/sdjl/zsfz/2022-05-28/75638.html- 紅色文化網

獻一朵花: 鮮花數量:
責任編輯:寒江雪 更新時間:2022-05-29 00:04:05 關鍵字:知識分子  時代脊梁  

話題

推薦

點擊排行

鮮花排行


頁面
放大
頁面
還原
版權:紅色文化網 | 主辦:中國紅色文化研究會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小屯路8號院 | 郵編:100040 | 聯系電話: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備案序號:京ICP備13020994號 | 技術支持:網大互聯
韩国高清乱理伦片中文字幕-茄子视频污-漂亮女医生被强奷在线观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