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文化網

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理論園地 ->

文化

收藏 | 打印-復制 | | | 獻花

穆陶:作家們,你們還有屈原的傳統嗎?

時間:2022-06-03 00:10:14   來源:紅色文化網   作者:穆陶    點擊:

由屈原的愛國主義想到文人的行操與文學的功能

穆  陶

偉大的愛國主義詩人屈原,是中華民族優秀知識分子的榜樣,他的高風,他的文學,垂芳千秋,令人敬仰。

一篇《離騷》,萬代相傳,彰顯著愛國主義文學的靈魂,在“思想”中永生。它是世間的芝蘭,人生的良知,民族的浩然正氣。

屈原的名字,是與國家和人民聯系在一起的。史傳農歷五月五日這天,是他投江殉國的日子,勞動人民記住了這一天,從此,便定格于史冊之上,與愛國主義熔鑄在一起,成為了永恒與不朽。

在《離騷》中,屈原這樣說道:“彼堯舜之耿介兮,遵道而得路”。唐堯、虞舜,是古代人們心中的“圣人”——偉大的政治家,屈原將自己的思想抱負,托之于先賢,激勵自己,開導世人:為了社會發展,國家進步,應當遵循正道而行。(參閱陳子展著:《楚辭直解》,復旦大學出版社,1996年版)什么是“正道”?在屈原看來,那就是為國家盡忠義,為人民謀幸福。在中華民族的歷史中,“愛國主義”與“忠義”傳統是源遠流長的,它始終是中華民族的寶貴精神財富。

屈原秉持他的人生價值觀,通過詩作,表達了他的愛憎,闡釋著一個普通的卻是千古不移的道理:人世間,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在屈原的生命意識中,最大的愛,是國家之愛,最大的恨,是邪惡之恨。屈原的文學創作,歌頌什么,批判什么,都是由現實出發的。善惡之辨,愛憎之情,在《離騷》中體現得歷歷分明。

文學沒有國界,但作家是有國界的。屈原熱愛的是自己的楚國,而不是與楚爭雄的齊國。齊、楚當時并稱大國,兩國相交,或戰或和,是對手,是敵國。屈原沒有因為楚國的衰微而逃亡,也沒有因為楚王對他的不信任而投奔向他頻頻招手的齊國。那時候的語言學雖然還沒有產生“民主自由”這樣的詞匯,但在人們的心中是懂得這種含義的,在楚國瀕臨危亡的最艱難的時刻,屈原沒有因私欲而去追逐“自由”,而是以自己崇高的人生信念選擇了獻身祖國,與國偕亡!

作為詩人、文學家的屈原,在思想中沒有因為“崇洋”而產生外國的月亮特別圓滿的錯覺;也沒有一位外國的江山格外秀麗,朝思夢想而生“媚外”之念。由于他熾熱的愛國情懷,他所有作品的思想內涵,除了憂國憂民,便是對祖國大好河山的贊頌。他對“惡”的批判是建立在對國家大愛的基礎之上的,而不是蓄意“抹黑”。他對“芳芷”與“臭草”的辨析,態度真切而明朗;對愛與憎,毫不隱諱自己的觀點,形諸筆端,湛湛分明。

屈原就是這樣的一個人。正如宋代洪興祖《楚辭補注》中引敘所說:“今若屈原,膺忠貞之質,體清潔之性,直若砥矢,言若丹朱……此誠絕世之行,俊彥之英也!”(洪興祖:《楚辭補注》,中華書局1983年版,48頁)誠哉斯言。

文學創作,本來就是思想與情感的表達方式。作品的思想,也就是作家的思想。古代沒有“作家”這個職業,載于史冊的文學家,多數同時也是思想家、政治家。屈原之后,另如賈誼、陶潛、韓愈、王安石、范仲淹等等,他們的文學作品,無不寄寓著對社會清明、人類進步的思考,是把人生意識與國家命運聯系在一起的。他們的不朽,首先是“思想”的不朽,其次才是文字。

人間世界,有真情,也有虛偽;有正義,也有邪惡。最有價值的文學,是擁抱真情,暴露虛偽,弘揚正義,抨擊邪惡,而不是模棱兩可,更不能是非顛倒。作為作家,既然被稱作是“人類靈魂的工程師”,就應當對人類命運懷有憂患之心,在對人的靈魂的解剖過程中,發掘善美,針砭丑惡,讓人生永遠走在向善向美的路上。這是作家應有的使命。

將“飲食男女”庸俗的一面無限放大,讓“性描寫”充斥筆端,把淫靡與頹廢任情渲染,以此煽情于讀者,卻以“反映人性真實”作為堂皇的理由,這是極不可取的。在當今,這樣的寫作,要么是一種心理變態,要么是對時代精神的褻瀆。此兩者,出現于文學中,均是大病傷!前者不必說了,后者可拿《金瓶梅》來做注腳?!督鹌棵贰返膭撟饕鈭D與背景,歷來學界雖有多種解讀,但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它是產生于明代末年,國家社會最為腐朽沒落時期的一部小說,作為時代的反映,《金瓶梅》有著一定的現實意義。(《金瓶梅論集》,徐朔方等編,人民文學出版社,1986年版)不過盡管有的文史專家,也把它抬得很高,但它在文學史上到底成不了高樓大廈,不能與《水滸傳》、《紅樓夢》比肩,只能僻居一隅,備受文明的冷落!此種現象,難道對于頹靡之作的利害關系,不值得深思嗎?至于所謂“屎尿詩”之類,則直是污染環境,不堪嗅聞,卻也能占有地盤,岀頭露面。何以為然?令人百思不解!

“文學是時代的一面鏡子”,這是文學理論界的共識,也是文學史所證實了的。如果今天的小說,都寫成《金瓶梅》的樣子,且被某些文壇評家捧為“經典”,這該如何理解?這樣的作品是對時代的反映嗎?如果不是,便是以作家的意淫來調戲人生,以陰晦的心態來調侃光明,這是對文學現實主義精神的背逆。一部與現實精神的主流相悖的文學作品,被譽為“經典”,是十分可疑的。

“人性”一詞,在當今文學領域極為盛行,似乎只要寫出了“人性”的作品便是真正的“文學”。其實“人性”并非奧秘之物,它是人的生命的必然存在,它的最重要的特點,是與“社會性”相依存。脫離了“社會性”的人性,那就只剩下了“動物性”,把動物性與人的嗜欲著意鏈接,濃筆重彩,塑造形象,如此,也許能令人心動神馳,便認為這就是“藝術”了,殊不知把“動物性”的嗜欲從“人性”中剔出,融合自身的實踐與想象,寫岀“性典型”的人物,是花費不了多大力氣的,也無需太高的藝術水平。過高評價這樣的作品,無論從“思想性”還是“藝術性”而言,都是荒唐的。作家在戲弄“人性”,評論家難道也甘心被戲弄嗎?這是想體現一種什么樣的文學功能?是想達到一個什么樣的目的?恐怕只有作者與倡導者知道。

“人性”是具有多方面的的含義的。心靈之愛是人性,為國捐軀是人性,滅私奉公是人性,嫉惡如仇也是人性。如果總是盯在“男女之性”上津津有味,便失去了“人性”刻畫的真正含義,淡化了人生關懷的宏旨,其文學價值必將大打折扣,其現實意義也值得懷疑。

文學創作,“只寫人性,不關政治”這樣的說法,其實是一種自欺欺人的說辭,是不可相信的。雖然,喜怒笑罵皆為文章,山水花鳥也成佳篇,但是,當作者將自己的思想情感融入到“喜怒笑罵、山水花鳥”之中時,它們也就具有了社會與政治的內涵。不然,為何會“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呢?

上圖為作者穆陶所著長篇小說《屈原》,此版在韓國出版

屈原的《離騷》,是真正的“人性”之作。她將“香花”與“惡草”做了明確的分辨,并且與其劃清界限,堅貞自守,決不與“惡草”同流共伍。屈原說:“芳與澤其雜糅兮,唯昭質其猶未虧。”(“澤”,即污濁、卑下。據郭沫若《屈原賦今譯》)在芳香與污濁混雜的時候,要堅定地保持自己的行操,決不改變初心!由此看來,屈原人格的偉大在于此,他的文學作品流傳至今千古不朽的原因亦在于此。

已故中國屈原學會首任會長湯炳正先生曾經說過:“千百年來人們對屈原及其作品的研究和探索,是作為人格理想的追求和完善,是作為民族精神的發掘和發揚來對待的。”(褚斌杰:《屈原研究.百年屈學》,湖北教育出版社。)屈原的作品,所以具有“與日月爭光”的偉大力量,首先是由他的思想決定的。他有堅定地政治立場,明確的是非觀念,贊成什么,反對什么,從不含糊。他說:“吾不能變心而從俗兮,余獨好修以為常;雖體解吾猶未變兮,豈余心之可懲。”(《楚辭.離騷》)這種嚴加自身道德修養、為堅持道義而不隨波逐流,為天下利好而不惜以身殉道的高尚品行,放之四海,堪當古今知識分子的優秀典型。

有人認為,作家的才華決定作家的作品,這似乎不錯,但作家思想境界的高低,則是文學作品生命的根基。一個既無人道主義、也無愛國情懷的作家,能夠寫出為人民所喜愛從而傳世不朽的偉大作品者,中外古今,誰曾見過?

有人反對文學作品與政治掛鉤,似乎一牽扯到政治,就是犯了文學的大忌,褻瀆了文學的“純粹”。其實這是一個莫大的誤識。自有階級社會以來,“政治”是無處不在的。無論古代還是當今世界,每一個人,無不生活在政治社會之中。作為社會意識形態的文學,它的階級政治屬性,本是文學理論的常識。然而不知由何時開始,“階級”與“階級斗爭”一詞,卻在文學話語中悄然消失,似乎成了避之唯恐不及的大忌,這是令人不可理解的!

文學及文學創作,有沒有階級立場的“是”與“非”呢?當然有的。古代有,當代也有。當代作品往往因敏感性因素與爭議的存在,結論難下,于是或者被模糊處理,無人深究;或者黑白混雜,無從定讞。但古代作品不同,它經過了歷史的淘洗,真相大白,且作者早已不在人世,無論他生前有無光環與榮寵,都不重要了,這時候的結論自然就能很輕易地做岀來,也就可以寫進文學史了。這方面最明顯的例子莫過于長篇小說《蕩寇志》。《蕩寇志》與《水滸傳》可以說是一個題材的兩部作品,都是寫的梁山泊農民起義?!端疂G傳》中的起義者形象,是抗擊腐朽封建官僚的英雄好漢,《蕩寇志》則把他們寫成了被殺盡斬絕的“賊寇”。如此,是非就來了,那么兩者誰是誰非?這就涉及到了作家的思想與階級立場。很顯然,《水滸傳》的作者具有農民革命的思想,而《蕩寇志》的作者則是站在封建地主階級立場上的。這個作品的是與非,是對于文學的政治階級屬性最明顯、最具說服力的證明!

上圖為作者穆陶所著長篇小說《屈原》,此版在中國臺灣出版

無產階級作家,從來是對文學的政治思想性給予高度重視的,高爾基認為:“理智要比心靈為高,思想要比感情可靠。”他又說:“文學使思想充滿血和肉,它比哲學或科學更能給予思想以巨大的明確性和巨大的說服力。”(《高爾基論文學》廣西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10-17頁)文藝作品不僅不可能完全擺脫政治,而且作品的政治思想性的強弱,是衡量與評價一部作品的重要依據,是不能回避的。試看中國現當代小說,包括獲得“諾獎”、“茅獎”的作品,有與政治思想無關的嗎?沒有。不與“這樣”的政治思想有關,便與“那樣”的政治思想有關。作者無論使用何等樣式的筆法,也無論故事情節如何魔幻,作品給予人們的感受與思考,無不與政治思想絲絲牽連。一個作家,如果沒有政治思想素養,或者政治方向迷失,東西不分,是非莫辨,那他的作品,無論獲得何方人為地獎賞,也無論得到什么人的捧舉,都是不可能成其“偉大”與“永恒”的。何以然?道理很簡單:人民的文學,應當是反映人民的情感從而為人民所喜愛的,人民不認可,只有圈兒內的“兄弟哥兒們”喜歡,豈能歷久行遠?此等文人,欲得望屈原項背于一毫,勢不能也!文學作品“藝術”造詣的深淺與“思想”境界的高低,兩者是衡量文學作品的基本標準。而“思想”是靈魂。靈魂卑俗,文字再好,充其量不過是一只悅目的紙鳶,只可在風中飄舞,是不能在大地生根的。

文學作品的“思想性”如何,是與作家的思想修養密切相關的。文學的性質與功能,要求作家的文學創作,不能以“游戲”視之,不能僅是使讀者以享受到心情愉悅為滿足。一個作家,應該具有高尚的情操與高遠的心地,“心凜凜以懷霜,志眇眇而臨云”(陸機:《文賦》,上海古籍出版社:《文賦集釋》,張少康集釋,1984年版),有懷霜之高潔,有凌云之心志,以戰士的姿態,伸張正義,抨擊丑惡,讓讀者看到真善美的可貴,看到假丑惡的可憎,從而樹立正確的無產階級革命人生觀與價值觀。無論何等文學流派與“藝術技巧”,只有起到這樣的作用,才是最可寶貴的藝術。

過去一個時期,文學界興起了一個崇拜馬爾克斯的高潮,《百年孤獨》于是風靡華夏,成為了某些作家模仿的“寶典”。似乎《百年孤獨》的思想性和藝術性,都遠遠超過了《水滸傳》、《紅樓夢》、《悲慘世界》、《戰爭與和平》……。與此同時,社會主義現實主義的文學理論與理念,則逐漸淡漠,趨于式微。這種文學現象的岀現,顯示著對文學“思想性”認知的微妙轉變。于是,蘇聯時期的無產階級作家高爾基被冷落了,淡忘了;我國建國之后出現的某些優秀作品,例如丁玲的《太陽照在桑干河上》、趙樹理的《三里灣》、柳青的《創業史》、楊沫的《青春之歌》、浩然的《金光大道》等等,也都被某些人視如明日黃花,冷落如舊塵,少有人再加提及或研討。因此,許多青少年由于不清楚中國還有這么多好的文學作品,而不知道去閱讀。不難看出,這么一熱一冷,顯現岀了中國文學的思想變化。這種變化,也許可以稱作“變異”,因為原因復雜,本文暫不具述。

又有所謂高境界的“純文學”、“純文藝”者,不知發明于何時何人。若問何為“純文學”?標志是什么?是指文字、內容、還是思想?《白毛女》算不算“純文藝”?《小二黑結婚》算不算“純文學”?則無能應之者矣??梢姵珦P“純文學”的人,不過或者是意在為自己立碑,或者是故意為文學制造一道藩籬。它既無文學理論依據,也無文學史例證。“純文學”這一概念,在中外文學的發展史中,都找不到它的名字與任何影響。無論是從對文學價值闡釋的角度,還是從對文學創作指引的角度,都只不過是一種毫無意義的有著嘩眾取寵之嫌的虛玄之談。

上圖為作者穆陶所著長篇小說《屈原》,此版在中國大陸出版

國有國情,民有民意,時代有時代精神。文學應是國情、民意、時代精神的反映。離開了這個,無論如何艷異的文字,如何詭秘的故事,都是不足為訓的!

文學應當是戰斗的事業。建國初期,“文藝戰士”一詞曾經廣泛流行,作家的職業受到社會廣大民眾的尊敬。人們深深地懂得,作家的文學作品,或如一瓶美酒,能使人陶醉而獲得精神營養;或如一炷燭光,能導人前行;或如一把利劍,能刺向邪惡的心臟;也可能是一杯神經腐蝕劑,使人慢性中毒,衶經錯亂,不識南北東西。“人類靈魂的工程師”,究竟應當制造什么樣的產品,不應當制造什么樣的產品,下筆千鈞,不可不慎!作家的筆,就是為靈魂而戰斗的武器,這戰斗的任務與事業,是光榮而偉大的。這便是我們為什么要重視文學“思想性”的主要原因。

新時期以來,我國文藝事業蓬勃發展,文學領域日新月異,創作岀版了大量文學作品,展現了文學戰線的新風貌。值得格外關注的是,革命現實主義的文學傳統不能丟棄,歪風與正氣的“和平共處”不應提倡。文學的是與非,宜明辨之而不宜曖昧;紅與黑,應究別之而不應混淆。要重視“問題意識”,開展有針對性的嚴肅的文藝批評或爭鳴,這樣做,對于加強文學領域的思想建設,應是十分必要的!

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指出:“一切創作技巧和手段最終都是為內容服務的,都是為了更鮮明、更獨特、更透徹地說人說事說理,背離了這個原則,技巧和手段就毫無價值了,甚至還會產生負面效應。”我們要深刻領會習近平同志的論述,面對世界未有之大變局,隨著中華民族的崛起,堅持以馬克思主義文藝觀為指導,跟上時代步代,為中國人民在堅定不移的共產主義建設事業中做岀應有的貢獻。這是時代的要求,也是人民的希望。

紀念屈原,繼承中華民族優秀文化傳統,讓愛國主義精神之花開遍祖國大地!

(作者系山東省濰坊市作協原主席,此文2021125日首發于紅色文化網,現修訂重發)

微信掃一掃,進入讀者交流群

本文內容僅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網站立場。

請支持獨立網站紅色文化網,轉載請注明文章鏈接-----http://www.niaoleiwang.cn/wzzx/llyd/wh/2022-06-02/75723.html- 紅色文化網

獻一朵花: 鮮花數量:
責任編輯:寒江雪 更新時間:2022-06-03 00:10:14 關鍵字:文化  理論園地  

話題

推薦

點擊排行

鮮花排行


頁面
放大
頁面
還原
版權:紅色文化網 | 主辦:中國紅色文化研究會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小屯路8號院 | 郵編:100040 | 聯系電話: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備案序號:京ICP備13020994號 | 技術支持:網大互聯
韩国高清乱理伦片中文字幕-茄子视频污-漂亮女医生被强奷在线观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