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文化網

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理論園地 ->

歷史

收藏 | 打印-復制 | | | 獻花

長征中最關鍵的一仗,聶榮臻說:這一戰要是打輸,就沒新中國了

時間:2022-06-08 00:02:37   來源:李享生活   作者:    點擊:

爬雪山,過草地,這是紅軍長征中最艱苦的記憶,然而,與雪山草地中經受的漫長的折磨比起來,短時間的高烈度戰斗則更令人印象深刻。

臘子口戰役就是一個高烈度的、意義重大的、決定紅軍生死存亡的戰役。為了取得勝利,毛主席親自下了指示:臘子口是通往甘南的咽喉要地,決定了紅軍的命運,三天之內務必拿下臘子口!那么臘子口究竟有何神奇之處,這場戰役又為什么被稱為決定紅軍命運的關鍵一戰呢?

俄界會議

紅軍到達甘南地區之后,既沒有草地上的衣食無著,也沒有雪山上的嚴寒刺骨,但是卻面臨著生死存亡的緊要關頭,因為紅軍的內部受到了極大的威脅。

1935626日,中央紅軍和四方面軍在懋功地區成功會師,為了統一中央紅軍和四方面軍的思想,加強雙方的團結,毛主席提出了集中主力向北進攻,奪取甘肅南部,建立川陜甘根據地的重要戰略。但是四方面軍的張國燾卻不這么認為,他認為紅軍主力應該由東向西,深入青海、寧夏等地。但從事實上看,這樣做是十分不妥的。

俄界會議蠟像

中央紅軍和四方面軍最終也沒有達成共識,只好分為兩路向川北挺進。中央紅軍所在的右路軍于820日進入毛爾蓋草地,途中還消滅了胡宗南的主力49師。雖然這次戰斗又取得了勝利,但是損失也很大,中央紅軍走出草地已然是傷亡過半。

99日,中央致電張國燾,對其說明只有北上才是紅軍的出路,但是張國燾執迷不悟,甚至下令左路軍南下來對抗中央。中央此時正在俄界村進行休整,為了明確戰略目的,加強我軍內部團結,黨中央在俄界召開了著名的俄界會議,毛主席在會議上作了發言,指出了紅四方面軍的錯誤,明確了指揮權,并且確定了北上的任務和在甘肅南部應該如何發展。

914日,黨中央發電報給張國燾,仍然是苦口婆心地勸說張國燾北上,希望他能夠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但是張國燾此時已經被軍閥主義沖昏了頭腦,始終認為自己手下的軍隊無論是人數上還是裝備上都強于中央紅軍,因此四方面軍才更有領導權,在這種思想的驅使下,張國燾準備另立中央、中央軍委、中央政府等機構,紅軍的命運在此時面臨著嚴峻的考驗。

圖丨紅軍時期臘子口天險

敵人的部署

與此同時,敵人的氣焰越發地囂張。早在紅軍長征之前,蔣介石就安排自己的親信朱紹良擔任甘肅省主席,這個舉措意味著南京國民政府對地方軍閥的控制力度進一步加強。后來朱紹良又被蔣介石任命為甘肅綏靖公署主任,他負責統御甘肅境內的魯大昌等地方軍閥。

此時帶領手下部隊嚴防死守,成了朱紹良的又一個重要任務,他負責消滅境內的紅軍部隊,阻止紅軍與第三國際進行聯系。而且朱紹良這個人非常有水平,他能夠敏銳地察覺到紅軍部隊與國民黨部隊的區別,紅軍每到一地,必先進行土地改革,打土豪,分田地,招募勞苦大眾參加紅軍。

因此朱紹良一開始對甘肅境內的農民也是非常仁慈,從來不對農民進行剝削和壓榨,但是和紅軍的區別就是朱紹良再仁慈,他也是一名軍閥,雖然他對手下的百姓比較寬仁,但是他手下也是有地主勢力存在的,他一再的減免稅負,但是地主仍然對自己土地上的貧農進行壓榨,以至于朱紹良的減稅政策落實的非常差勁,甘肅省的百姓過的日子仍然是朝不保夕。

看到這種情況,朱紹良也就不再實行自己的減稅政策了,為了防止紅軍在甘肅得到補給,朱紹良下令堅壁清野,將甘肅南部的藏族聚居區民眾家中的糧食,鹽巴,草料,牲畜等所有有利于紅軍的物品都遷到其他地方去。

還通過虛假的宣傳對老百姓妖魔化紅軍,讓基層的官員們在甘肅南部實行保甲制,抓壯丁成立村里的保安隊,并且修筑了大量的碉堡。但是由于國民黨軍低下的效率,堅壁清野的政策也沒有得到徹底的實行。

中央紅軍到達甘肅南部之后,朱紹良的神經更加緊張了,他立即開始部署攔截紅軍的各種準備工作。另外,他還認為紅軍在四川以北沒有重要的根據地,因此紅軍在四川不能長久地待下去,必須向甘肅南部和青海東部轉移。

因此他下令甘肅,青海,寧夏的各級軍官要加強對紅軍的防范,并且加速堅壁清野的速度。在當時甘肅南部有三大地方勢力,其中一個就是拉卜楞保安司令部為代表的夏河地方軍政勢力,一個就是土司楊積慶的藏軍勢力,還有就是在岷縣一帶駐守的軍閥魯大昌。

這三股勢力之間有很深的矛盾,但是他們迫于朱紹良的淫威,只能表現出一些表面上的團結,對朱紹良的命令也是陽奉陰違,朱紹良雖然命令魯大昌的軍隊去防守白龍江北岸,但是魯大昌卻并沒有執行,而是選擇在臘子口這個地區嚴防死守。朱紹良讓土司楊積慶調藏兵,楊積慶也非常敷衍。

最終,朱紹良任命拉卜楞保安司令黃正清任剿匪第三路軍獨立支隊司令,黃正清應命派騎兵第一團團長黃正本率部前往歐拉防守,親率第二、三兩團官兵在洮河沿岸布防。而魯大昌部則在岷縣、臨潭一帶構筑碉堡防守,并死守臘子口。與此同時,王均率第三軍第七師、第十二師約2.3萬兵力部署在文縣、武都、天水、西固等地區;毛炳文率第三十七軍第八師、第二十四師約17萬兵力在隴西、定西等地設防。

從軍事部署的空間結構來看,楊積慶部的藏兵位于最南部.最接近西北的紅軍,一旦開戰將首先與紅軍交火:魯大昌部在緊鄰楊積慶部防區的岷縣、臨潭一帶;王均和毛炳文等率領的中央軍則位于緊鄰魯大昌部的外圍一帶。由此,紅軍處于國民黨軍圍追堵截的夾縫中,而甘南地區的地方勢力則處于紅軍與國民黨中央軍的夾縫之中。

朱紹良這樣的布置自然是有他的想法的,他認為楊積慶的藏兵戰斗力最差,魯大昌的部隊比楊積慶的藏兵好一點,中央軍是最強大的,但是他們對自己各自的防區環境非常熟悉,可以在自己的防區內發揮地理優勢。

朱紹良

而且魯大昌和楊積慶的關系非常差,正好可以監視和督促楊積慶的戰斗。因為楊積慶在魯大昌的戰場前面,紅軍想要攻打臘子口,必須先打敗楊積慶。楊積慶被打敗之后,魯大昌就可以得到楊積慶的地盤和軍隊了。如果紅軍特別勇猛,將楊積慶和魯大昌都打敗之后,紅軍面對的還有中央軍這個強大的對手。在朱紹良心中,如果紅軍能將楊積慶和魯大昌同時打敗,那么楊繼慶和魯大昌的實力也會大大地削弱,這樣中央軍就可以完全統治甘肅全省了。

雖然朱紹良的如意算盤打得非常好,但是現實確實非常骨感的,他想象中的部署如同空中樓閣一樣,沒有一個人完全實現他的戰略部署。隨著紅軍不斷北上,魯大昌在各種交通關隘重新進行部署,他仍然是想要借助臘子口的地形來阻擋紅軍。

而土司楊積慶的做法更加神奇,為了讓紅軍早點離開他的地盤,他把自己地盤上的幾個大倉庫全部打開,還將兵力全部撤回深山,紅軍大搖大擺地通過了楊積慶的防區,還得到了大量的給養。值得一提的是,這位楊吐司雖然如此明目張膽地幫助我軍,但是他在國民黨那邊也沒有受到嚴厲的懲罰,原因就是他給朱紹良送去了大量金銀財寶,保住了自己的官職和性命,國民黨的腐敗可見一斑。

土司楊積慶

臘子口

紅軍從俄界出發,一路北上向臘子口前進,由于當時上層的統治階級對少數民族進行造謠和威脅,導致有很多人對紅軍不滿,他們躲在森林里,不斷地襲擊紅軍。

此時的紅軍剛剛解決了領導權的問題,又遇到本地少數民族的襲擊,為了貫徹上級的民族政策,紅軍決定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通過艱難的跋涉,終于走出了這片原始森林,到達了臘子口。

臘子口是四川到達甘肅的重要關口被當地人稱之為天險。這里的地形非常險峻,兩邊都是懸崖峭壁,離地面幾十米高,中間是非常寬闊的臘子河,河上有一座小木橋,如果說紅軍想要經過臘子口,必須通過這座小木橋。

而橋的對岸有很多碉堡,魯大昌在這里布置了重兵把守,光是河對岸就有兩個營架著機槍等待著紅軍。從河對岸的臘子口到岷縣,魯大昌還有兩個師在旁邊隨時待命,準備增援,看來他是想一口氣利用天險將紅軍困死在臘子口。

如果不能奪取臘子口紅軍將會被三面包圍,到那時紅軍只能返回草地,如果這樣的話,那么張國燾的氣焰就會更加囂張,他會認為紅軍北上的策略是完全錯誤的,就可以變本加厲地要求紅軍的指揮權了。

除此之外,如果紅軍不能及時通過臘子口,那么北上抗日只是一句空談,紅軍也就失去了長征的戰略目標,對紅軍的士氣和革命意志又是一次沉痛的打擊。此時紅軍面臨的形勢比背水一戰還要嚴峻,前有甘肅的軍閥,后面有四川追來的劉文輝的部隊,周邊還有楊積慶的藏兵,胡宗南的主力也是虎視眈眈。

916日下午,臘子口戰役打響,奪取天險臘子口的任務交給了紅一軍團第二師第四團。這個團的團長是王開湘,政委是楊成武。毛主席下了死命令,要他們三天之內奪下臘子口。因此紅軍曾先后多次對臘子口進行猛攻,但是由于地形過于狹窄,沒有辦法展開大規模進攻,敵人躲在碉堡里向外掃射,就可以給紅軍造成非常大的傷亡。

當紅軍戰士接近橋邊的時候就扔手榴彈,紅軍幾次發起進攻,都被敵人打退了。16日晚上,紅軍決定暫停進攻,重新研究作戰方針。通過偵察,紅軍發現臘子口防御有很多漏洞,敵人認為臘子口的天險固若金湯,因此把主力都集中在了臘子口正面,而且他們修筑的碉堡沒有頂蓋。

雖然發現了漏洞,紅軍對兩岸的峭壁卻沒有什么好的辦法。這時有一位外號叫做云貴川的小戰士毛遂自薦,他從小就在山中采藥,飛檐走壁,如履平地,他自告奮勇地要求爬上臘子口的懸崖,為突擊隊打開道路。

這個小戰士制作了兩架竹梯。一架掛在墻壁上,他拽著另外一架爬了上去,然后將另外一架 向上再勾在崖壁上,這樣反復就可以爬上臘子口的峭壁,再將繩索綁在峭壁上,方便突擊隊攀登。

王開湘率領兩個連走到了臘子口右側的峭壁之下,河流非常湍急,探路的戰士還沒有到河中間,就被洪水沖走了。只能靠馬匹趟水過河,但是效率非常低??粗鴥蛇叺纳?,紅軍戰士想到了一個非常好的辦法。臘子口兩邊屬于原始森林,有很多高大的樹木,戰士們一下子建起了兩座獨木橋,順利地渡過了河,并通過云貴川留下的繩索攀登峭壁。

突擊隊剛剛爬上去一半,有一個戰士忙中出錯把信號彈的顏色弄錯了,結果只上去了一個連的戰士,主攻部隊就以為兩個連隊都全部上山,就開始以猛烈的炮火向敵人發起進攻。

王開湘

敵人在我軍用炮火進攻的時候,躲在堡中一槍不發,等我軍戰士沖到橋頭之后,就開始用機槍掃射。由于地形不好,部隊無法展開,又得不到山頂突擊隊的配合,多次沖鋒都被敵人的炮火阻攔,始終不能接近橋頭,只好停止進攻。

主攻部隊停止進攻之后立即召集所有黨員和團員進行討論,最終決定了由20個戰士組成敢死隊,每個人都攜帶大量的手榴彈,分成兩個小組,一個從橋上吸引敵人火力,另一個小組從橋下迂回到對岸,等第一路開始戰斗之后,兩面夾擊,消滅橋上的敵人。

但是摸到橋下的一路,有一個戰士突然掉到河里,被敵人發現了,頓時敵人的火力朝橋下集中過來。這時山頂上響起了一陣又一陣的手榴彈爆炸聲,原來是之前的突擊隊爬到了對岸的山頂,從上面居高臨下向敵人投擲手榴彈,敵人怎么也想不到我軍會從峭壁上迂回到他們的后方,驚慌之下士氣低落,被紅軍兩側夾擊之后,倉皇逃命。隨后,紅四團向臘子口兩側的敵人進行了攻擊,為紅軍北上打開了道路。

臘子口戰役的勝利,沉重地打擊了國民黨的反動勢力,震動了整個甘肅的大小軍閥,也給朱紹良留下了紅軍不可戰勝的印象。朱紹良在臘子口失守之后,一面慌忙調動自己手下的中央軍來封鎖,一面追究魯大昌的責任。

魯大昌失守臘子口的當天,朱紹良就把魯大昌的部隊調往偏遠荒地,這也算是對魯大昌的懲治,但是魯大昌的軍隊經過紅軍的打擊之后,對紅軍非常懼怕。后來紅二,紅四方面軍再次通過臘子口進入岷縣,防守岷縣的魯大昌被紅軍圍在城里五十多天,根本不敢和紅軍正面較量。

聶榮臻回來回憶攻打臘子口的情形時,曾感慨地說道,打臘子口這一仗對于紅軍能否順利進入甘肅地區來說太關鍵了……是毛主席下令必須拿下的……臘子口的地形非常復雜危險,當時還有幾個營的敵軍駐守在那兒……這一戰要是打輸,就沒新中國了。

彭德懷在經過臘子口時非常驚嘆,在臘子口前有一段長度近50米的崖路上,全都是手榴彈的炸裂彈片、手榴彈的木柄鋪滿了地面。

臘子口戰役的重要意義

很多人都認為中央紅軍渡過金沙江之后,就跳出了數10萬人圍追堵截的包圍圈,取得了決定意義的勝利。但是在當時紅軍渡過金沙江之后,雖然中央紅軍把敵人的追兵甩在了金沙江以南,不過渡過金沙江只是爭取到了軍事上的主動權,雖然是一個巨大的勝利,但并不是具有決定意義的勝利。

敵人利用天險進行堵截紅軍的可能性依然存在,而且紅軍內部也面臨著極大的考驗。渡過金沙江之后,紅軍的征途上還有大渡河和臘子口這兩道天險。

只有通過臘子口才獲得了長征的決定性勝利,因為臘子口戰役勝利之后,中央紅軍越過了長征途中的最后一道天險,徹底粉碎了蔣介石集團企圖憑借天險消滅紅軍的最后一次嘗試,雖然前進的道路上仍然是非常曲折,還有數10萬敵人的圍追堵截,但是紅軍終于擺脫了最危險,最困苦的境地。

其次,臘子口戰役也打破了張國燾企圖分裂黨,分裂軍隊的陰謀,證明了北上是一條正確的路線,其他方向的進軍路線都會將紅軍拖向萬劫不復的深淵。最后臘子口戰役勝利,實際上是為中央紅軍進入甘肅南部開赴抗日前線打開了一條通暢的道路。在毛主席了解了陜北紅軍的情況之后,中央就決定將陜北作為革命的大本營,放棄了建立川陜甘根據地的計劃,從此,陜北成了我黨的革命圣地。

臘子口戰役紀念碑

臘子口戰役可以說是挽救紅軍于危難之中的重要戰役,在這場戰役中,我軍傷亡慘重,但最終獲得了勝利。為了紀念這次偉大的勝利,19808月,甘肅省政府修建了臘子口戰役紀念碑,還在臘子口建立了臘子口戰役紀念館,將這兩個地方設為省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還將這里確定成國防教育基地和愛國主義教育基地。

1980年以來,甘肅省政府曾多次組織黨員,團員和青少年在臘子口戰役紀念館舉行入黨,入團的儀式。想必在臘子口犧牲的紅軍戰士們如果泉下有知的話,他們看到人民生活幸福安康,革命后繼有人,自己的犧牲并沒有白費,心中也是感到非常欣慰的吧。

微信掃一掃,進入讀者交流群

本文內容僅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網站立場。

請支持獨立網站紅色文化網,轉載請注明文章鏈接-----http://www.niaoleiwang.cn/wzzx/llyd/ls/2022-06-07/75815.html- 紅色文化網

獻一朵花: 鮮花數量:
責任編輯:寒江雪 更新時間:2022-06-08 00:02:37 關鍵字:歷史  理論園地  

話題

推薦

點擊排行

鮮花排行


頁面
放大
頁面
還原
版權:紅色文化網 | 主辦:中國紅色文化研究會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小屯路8號院 | 郵編:100040 | 聯系電話: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備案序號:京ICP備13020994號 | 技術支持:網大互聯
韩国高清乱理伦片中文字幕-茄子视频污-漂亮女医生被强奷在线观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