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文化網

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理論園地 ->

歷史

收藏 | 打印-復制 | | | 獻花

海納百川的毛澤東

時間:2022-06-08 00:04:42   來源:黨史博采   作者:李春發    點擊:

毛澤東曾說:待朋友,做事以事論,私交以私交論,做事論理論法,私交論情。于法于情他涇渭分明,對朋友很講義氣,膽量寬廣。這一點,僅從他對一些著名民主人士非常尊重且廣納其建言的交往故事上,即可略見一斑。尤其是新中國成立初期,他雖日理萬機卻仍會抽空邀約知名人士,攜手搭肩漫步,共話治國理政諸多事宜,充分體現了他作為領袖立黨為公、執政為民的深謀遠慮和虛懷若谷,以及對朋友的真誠相待。

李鼎銘提出精兵簡政議案時,毛澤東極為重視、認真采納并立為一項有效政策

1941116日,陜甘寧邊區第二屆參議會在延安大禮堂隆重開幕。出席會議的有農民、工人、干部、戰士和黨外民主人士。毛澤東出席開幕式并發表演說,他滿腔熱誠地說:為了打倒日本帝國主義,我們有義務與黨外人士合作,希望各參議員本著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的精神提意見。在他的號召下,參會者開動腦筋,爭獻抗日救國大計,提出了許多寶貴建議。

這其中,就有米脂縣參議員李鼎銘。他原是當地一位有名望的紳士,曾做過榆林中學的教員和小學校長,晚年以行醫務農為生。他為人正直,同情農工,擁護共產黨團結抗日的政策,被選為米脂縣參議會議長。

李鼎銘的心被毛澤東那一番高瞻遠矚、誠摯精深的話打動了,根據自己了解掌握的陜甘寧邊區老百姓負擔重的情況,經深思熟慮提出一個精兵簡政方案:為了更好地完成抗日救國大業,政府要徹底計劃經濟,兵要精,政要簡,行政機構要以質勝量,提高工作效能。可議案一經提出即遭到一些人的質疑:認為提倡精兵主義,部隊就不能發展,甚至懷疑李鼎銘提案的動機。

林伯渠與李鼎銘(左)。

而毛澤東對此議案十分重視,不僅將其抄到本上,還拿紅筆圈起重點,并旁注批語:這個辦法很好,恰恰是改造我們的機會主義、官僚主義、形式主義的對癥藥。

在議案提交大會討論時,李鼎銘剛一發完言,毛澤東就站起來,邊鼓掌邊走到臺前,深刻、生動地闡述了在魚大水小、經濟嚴重困難的情況下實行精兵簡政的必要性,還對黨內同志的宗派主義情緒進行了批評,他嚴肅指出:我們黨是為人民服務的,不論誰提出的意見,只要對人民有好處,我們就照辦。在毛澤東支持下,精兵簡政議案順利通過。

從此以后,黨中央不僅在陜甘寧邊區先后3次實行精簡整改,還把這項政策推廣到黨所領導的各抗日根據地。中國共產黨關于精兵簡政政策的廣泛實施,對于減輕人民負擔、渡過抗日戰爭最艱苦的階段、堅持持久抗戰,起了重大作用。

黃炎培關于黨領導的政權及如何跳出歷代統治者從艱苦創業到腐敗滅亡的周期率問題,毛澤東自信作答我們能跳出這周期率

194571日,黃炎培、褚輔成、冷遹、左舜生、傅斯年、章伯鈞6位國民參政員,應邀訪問延安。毛澤東、朱德、周恩來等中共中央領導人到機場迎接。翌日下午,毛澤東邀請他們到楊家嶺交談。時年67歲的黃炎培讀過美國記者埃德加·斯諾撰寫的《西行漫記》《毛澤東自傳》等書籍。二人心儀已久,這次一見如故。

當毛澤東同黃炎培握手時,笑言:我們20多年不見了!黃炎培一頭霧水,一問才知:1920年美國著名哲學家、教育家杜威訪華時,黃炎培曾請杜威在上海演講,當時臺下聽眾中就有毛澤東。

74日下午,毛澤東邀黃炎培和冷遹到家做客,縱論歷史與時政。他問黃炎培:來延安考察數日有何感想?黃炎培坦率答:我生60多年,耳聞的不說,所親眼看到的,真所謂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團體,一地方,乃至一國,不少單位都沒有能跳出這周期率的支配力。大凡初時聚精會神,沒有一事不用心,沒有一人不賣力,也許那時艱難困苦,只有從萬死中覓取一生。既而環境漸漸好轉了,精神也就漸漸放下了。有的因為歷史長久,自然地惰性發作,由少數演為多數,到風氣養成,雖有大力,無法扭轉,并且無法補救。也有為了區域一步步擴大了,它的擴大,有的出于自然發展,有的為功業欲所驅使,強求發展,到干部人才漸見竭蹶,艱于應付的時候,環境倒越加復雜起來了,控制力不免趨于薄弱了。一部歷史,政怠宦成的也有,人亡政息的也有,求榮屈辱的也有??傊疀]有能跳出這周期率。中共諸君從過去到現在,我略略了解的了。就是希望找出一條新路,來跳出這周期率的支配。

◆194571日,毛澤東歡迎黃炎培等民主人士來延安參觀。

聽完這席情真意切的耿耿諍言,毛澤東擲地有聲作答:我們已經找到了新路,我們能跳出這周期率。這條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讓人民來監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來負責,才不會人亡政息。

黃炎培等人訪問了5天,與毛澤東等人3次共十多個小時會談,雙方形成《延安會談記錄》,包括向國民黨政府提出從速召開政治會議等內容。二人的這次談話,黃炎培記載在《延安歸來》小冊子里。此書初版兩萬冊,數日被搶購一空,成為大后方轟動一時的暢銷書。這一著名延安窯洞對一直傳為佳話,至今對我黨鞭策和警示意義甚大。

新中國成立后,百廢待興、百業待舉,二人有了更多交往。1949年至1960年底11年里幾乎年年都有書信往來,暢談國是。黃炎培常在信中建言獻策,坦誠說出關于國計民生的各種實際看法與相應思考對策;毛澤東則一如既往肝膽相照,及時適當地聽取其中合理科學的建議與意見。

當時,中共中央和政務院許多重大問題的決策,都有黃炎培等民主黨派負責人參與。身為民建主要負責人的黃炎培雖高齡卻仍多次深入全國各地躬身調研,只要發現問題,回京后都會主動向周恩來反映。對一些帶有普遍指導意義的重要問題,他還要直接暢所欲言給毛澤東寫信陳述問題,同時也提出些解決矛盾的合理化建議。如,1953年二人就私人工商業改造等問題,就不僅參加相關會議座談討論,而且還鴻雁傳書數封。

難能可貴的是,幾乎每天星夜披閱許多重要文件的毛澤東,對一些民主黨派負責人寄來的信件和材料,一般都會給予格外關注和重視,尤其對黃炎培的來信,每次都抽空批閱且必復。

張元濟提出關于下情上達與必須發展農業生產等建議時,毛澤東頻頻點頭

在出席新政協會議的人中,著名出版家、82歲的張元濟可謂資深元老。毛澤東對他極盡禮遇,曾兩次召見面議國是。

1949919日,新中國成立前夕,毛澤東邀約張元濟、程潛等同游天壇。他們興致勃勃如約以赴。毛澤東在祈年殿外等候他們,見面后說,這次革命實際上是人民革命。毛澤東心情頗好,一路上談笑風生,并同大家在祈年殿前合影留念。張元濟、程潛等分站于毛澤東右邊、左邊,旁立劉伯承、陳毅等。

◆1949919日,毛澤東邀請部分國民黨起義將領和民主人士游覽天壇。右八為張元濟。

1011日,毛澤東邀請張元濟與周善培到中南海吃晚餐,適時征詢建國諸事意見。張元濟當面進言,暢談中開門見山:一為應令下情可以上達,當局措施容有未當,報紙不敢倡言,宜酌登來稿。報館應負職,必須有確實地址、姓名,方予錄登,以廣言路。……二為建設必須進行,最要為交通,其次農業,其次為工業。工業先輕工業,次重工業。國抗戰八年,內戰三年,民窮財盡,若百端并舉,民力實有不逮,不能不權衡緩急。……三為繳糧之事,民間苦于負擔甚重。此由有田者有匿報之戶,于是實報者意有不平。同匿報者反而減輕,此必須由地方公正紳士出面相助。

當張元濟提以上建議時,毛澤東頻頻點頭,表示贊許。

對于第一條,毛澤東的回答是:可專辟一欄,先做一樣子。

關于第二條,毛澤東說:現在鐵路需要鐵軌,鞍山礦產不能停頓,紡織亦有數十萬亦亟于進行。張元濟的看法是現有者無中輟之理,需新創中宜斟酌。

對于第三條,陳毅先解釋:河北、山東負擔較江浙為重。江浙并未微失。又無錫有某姓有田七萬畝,繳數甚微,且不肯繳,不能不予以懲儆。毛澤東補充:現有大軍數十萬移向江西、福建,分別南下。以下可以減少若干。

仇鰲投書直言反腐,毛澤東立即回信說共產黨就是需要您老這樣的諍友

仇鰲是國民黨革命委員會中央委員,曾資助毛澤東創辦湖南自修大學。19493月底,毛澤東親自電邀仇鰲與程潛、陳明仁、唐生智四人赴北平,參加第一屆全國政協會議,共商建國大策。時仇鰲已居故鄉汩羅山村,他給毛澤東回電辭謝說:亦山半肺殘軀,老邁無為,愿居林泉,以度余年……”

10月,毛澤東又親筆去函邀請:縱先生無意職位,亦請來京歡敘。并請湖南省軍區派人去汩羅鄉下尋訪。情意拳拳,使仇鰲深為感動,不便再辭,乃攜秘書陳曼若、奠鈞一等赴京。毛澤東在中南海設家宴,為仇鰲一行洗塵。

仇鰲

19502月,毛澤東請仇鰲任中南軍政委員會委員及參事室主任,老人又托辭老病以謝。毛澤東風趣地說:你去掛個名嘛!人常說,國民黨稅多,共產黨會多。你只開開會就行了,喜歡聽就聽,不喜歡聽就起身走嘛!

1951年,中國共產黨誕生30周年前夕,仇鰲給毛澤東寫去一封洋洋數千言信,在歷敘舊誼后懇切直言:

將馬恩列斯及你的著作深刻研究,大足以創造另一世界及另一國家之經濟文化,這是無可置疑的。惟黨一接近實際政治,最易停滯與腐朽。從來講主義,談政治,在宣傳的革命時期,屬于破壞方面,無所顧忌,易于成功;而革命勝利后,迄至掌握政權,進入主義的建設,千萬頭緒,學識不夠,經驗全無,不但難見成功,而且時有錯誤,遂不免自起懷疑,頓生停滯現象。在此期間,最宜鼓起勇氣,克服此種困難,使即定政策能逐步實現。又,同志們在地下工作期間,正如孟子所謂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此皆能忍受。一旦革命成功,上述各種情況忽然消逝,取昔日敵人之所有者而盡有之,精神與物質兩方面皆達愉快,不免在有形與無形之間,使革命的偉大前途,因腐蝕而發生障礙。此則當前未可絲毫忽略之問題。好在你黨有一革命武器,即批評與自我批評。但須時時把握這個武器,不僅自己黨員,就是黨外人士,亦應爭取共同掌握,相互運用,則一切難艱皆可克服。

此信有兩特點:一是見事早。遠在新中國建立伊始,仇螯就預見指出,共產黨在執政后一定要注意保持清醒頭腦以正確對待工作的失誤。二是語言直。全信沒有頌詞、諛詞和八面玲瓏政協話,只有苦口良藥般的警戒良言。如此誠摯中肯意見,足見其胸中有真知灼見,韜略不凡;而且針砭時弊,箴言相規,真正做到了推心置腹,肝膽相照。

毛澤東看信后,慨嘆頗多,感同身受,深為佩服和贊同,立即回信說:共產黨就是需要您老這樣的諍友。

董其武提出關于起義人員待遇問題,毛澤東果斷表態解決

1949年初,時任國民黨綏遠省主席、華北剿總駐歸綏部隊指揮所主任的董其武聽到傅作義與中共達成協議實現北平和平解放的消息后,震動很大,想效仿。不久,便傳來毛澤東接見傅作義時的指示:事情是有曲折的,革命不能沒有犧牲。用綏遠方式解決綏遠問題的方針不變,告訴董其武主席多加注意。

35日,毛澤東在七屆二中全會上提出天津、北平、綏遠三種不同解決方式,并對綏遠方式作了明確闡述。即有意地保存一部分國民黨軍隊,讓它原封不動,保持中立,起義人員一律既往不咎,而且全包下來,不遣散,起義前什么級別,起義后仍按什么級別待遇,等條件成熟了再按人民解放軍制度將部隊改編為人民解放軍。董其武得知后激動萬分:有了綏遠方式,我們的和平起義就有了明確的指針和方向,心中就有了底。感謝毛主席對綏遠將士的寬厚。

◆1949919日,董其武領銜在綏遠起義通電上簽名。

隨后,根據毛澤東的策略方針,董其武經過精心準備,率部起義,綏遠和平解放。綏遠起義后,董其武任省人民政府主席。

195048日,毛澤東在中南海設宴招待董其武。在座的有周恩來、宋慶齡、張瀾、林伯渠和傅作義。下午6點鐘,毛澤東來后笑容滿面握住董其武的手說:董其武將軍好嗎?董其武回答:好!是毛主席挽救了我。宴會之后,毛澤東同大家一起觀看了懷仁堂的文藝演出。

427日晚,董其武和傅作義、高克林一起去中南海見毛澤東。他向毛澤東恭敬行了禮握了手。落座后毛澤東詢問了綏遠情況并稱贊說:你的文章我看到了,工作還是很有成績的嘛!起義是一件好事,給你的復電是我親筆寫的,希望你們團結一致,力求進步嘛!蔣以錢以官來破壞你們,不得人心嘛!他們終于失敗了。接著他指著傅對董說:他和我們打交道多了,你還沒有和共產黨共多少事。有人害怕共產黨,共產黨也是人嘛,有什么可怕呢?不過共產黨有一個黨小組,每周要過黨日,對黨員一周來的好事要表揚、鞏固、提高;對做錯的事要批評、教育他,不是搞別人的鬼,這就是馬克思主義的批評與自我批評的武器。毛澤東這時問董:你現在還不是共產黨員吧?董答:不是。毛澤東又接著說:共產黨與人共事是心口如一,表里一致,桌面上是什么,背地里也是什么,不和蔣一樣,蔣和人共事是講權術的,搞宗派的,搞碼頭的,不為無因,他是私,共產黨沒有私,共產黨人要團結一切可能團結的人,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開誠布公,集思廣益,為的是把國家搞好。”……毛澤東談古論今,滔滔不絕,談話持續了3個小時,最后對董說:你告訴起義人員,黨的政策是既往不咎,是希望他們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過去兩種制度,有不少是反人民的事情,人民不追究過去,只看將來。

1956年,董其武到北京參加五一節活動。而此次并非單純為了參加活動。因為在這之前有一些起義人員受了委屈,給他寫信表示對起義有懷疑。

513日,董其武帶著起義人員的許多信件來到中南海面見毛澤東。他說:主席日理萬機,有點兒小事找您,耽誤您的時間。

毛澤東坦然微笑說:甭客氣嘛,有什么事哩,盡管說!

聞聽此言,董其武直截了當地說:過去說對起義人員是既往不咎,現在幾乎都咎了。有抓的、有押的、有管訓的、有勞動改造的。我接到許多起義人員的信都轉到國務院了,問題得不到解決。

毛澤東聽了董其武的匯報后,沉吟一下,說:咱們的經是一部好經,小和尚、歪嘴和尚念錯了!他拍著桌子大聲說:改!一定能改好!

董其武聽了毛澤東的這番話,像吃了一顆定心丸,非常興奮,帶去的信原本要給毛澤東留下看的,但他馬上決定一封也不留了。

當冒廣生坦陳蟣虱雖小,為害亦大焉時,毛澤東說講得好,講得好,我一定記在心里!

1957年初春,著名老知識分子冒廣生來京探兒冒舒湮并致書陳毅以敘舊情。陳毅得信后即派秘書持親筆信到訪,誠邀其參觀故宮博物院,并在御花園品茗。同行者有其多年好友程潛和謝無量。6月,應陳毅之請冒廣生撰寫《對目前整風的一點意見》,文章發《人民日報》后,記者來訪并寫《八五老人一席話——訪冒廣生先生》登該報,兩文后被海內外多報轉載。

轉眼夏季的一天,從陳毅處得訊的周恩來探望冒廣生。二人親切敘談兩小時。臨別,周恩來說:今天太難得了,我有這樣兩小時的休息。能見到鶴老,我更高興。毛主席委托我捎個口信,他看到您在《人民日報》上的文章,想見面談談,希望鶴老多住幾天。

果然數日后一個晚上,毛澤東派車來接他去中南海一敘。毛澤東早早候于門前,見車來忙趨前迎接,與他握手問好。

冒廣生

入書房后,二人敘談良久。當談到時局時,毛澤東說:你們過去提倡革新,我們后來號召革命,大家都是為了救中國,是一條道路上的人。冒老一時感到如沐春風。后又談及詩詞時冒老把著作《疚齋詞論》《宋曲章句》《四聲鉤沉》《傾杯考》四大本贈予毛澤東。嗜書如命的毛澤東接書后很高興。

臨別毛澤東問:冒先生今天來可有一言相贈?

冒老坦言:現在黨內正在整風,我是經歷過幾個朝代的人,共產黨能把中國搞得這樣強大,譬如一頭雄獅,身上也不免長幾只虱子。古人云:蟣虱雖小,為害亦大焉??傻锰岱姥?!

毛澤東聽后連聲說:講得好,講得好,我一定記在心里!

冒廣生起身辭別,毛澤東親送上汽車,還用手遮住車門上沿怕他碰頭,一片尊敬之情令他終生難忘。

微信掃一掃,進入讀者交流群

本文內容僅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網站立場。

請支持獨立網站紅色文化網,轉載請注明文章鏈接-----http://www.niaoleiwang.cn/wzzx/llyd/ls/2022-06-07/75813.html- 紅色文化網

獻一朵花: 鮮花數量:
責任編輯:寒江雪 更新時間:2022-06-08 00:04:42 關鍵字:歷史  理論園地  

話題

推薦

點擊排行

鮮花排行


頁面
放大
頁面
還原
版權:紅色文化網 | 主辦:中國紅色文化研究會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小屯路8號院 | 郵編:100040 | 聯系電話: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備案序號:京ICP備13020994號 | 技術支持:網大互聯
韩国高清乱理伦片中文字幕-茄子视频污-漂亮女医生被强奷在线观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