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文化網

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理論園地 ->

歷史

收藏 | 打印-復制 | | | 獻花

司馬南:黃雅芝張鳳英老師,你們在哪里?

時間:2022-05-05 00:10:01   來源:紅色文化網   作者:司馬南    點擊:

今天是五四青年節。

老鄰居說,他們家的孩子18歲成人儀式改在線上進行了。

這讓我想起了50多年前我加入共青團的情形。

那時候頗覺得光榮,應該帶上團徽那天,其實沒有團徽帶。我穿一件洗得發白的藍布褂子,從家里出門,先經過左手邊王叔李姨家,依次是樊叔閆姨家、成群家、羅叔周姨家、趙秀麗家、李保中李偉中家、獸醫郭懷吉家、同學偏頭家,再往前走穿過一個小樹林,大個子王新華家、劉志強家、劉清莊家、路過梁代琪叔叔工作的供銷社沒多遠,就到了我們中心小學。

在我的眼里,簡易得不能再簡易的小學校門,比今天北京建國門過節時那個裝扮起來的彩虹橋更絢爛奪目。

我是學校第1批初中生,剛升初中就入了團,那股子光榮勁兒啊,甭提了,比退休多年后被吸收入居委會中心理論組光榮多了。

那天走路的時候,太陽斜照在身上,格外暖洋洋的,今日憶及仿佛穿過了東風-17錢學森彈道,有點飄啊,有點飄,人逢喜事有點飄,腳不知往哪落,若無這點地球引力,這腳就不落了。

兩名入團介紹人,都是女老師,一個是張鳳英,一個是黃雅芝。我不說,她們一輩子不知道,按現在的說法,我是她們的粉絲哩。

被偶像介紹入團,多了一份幸福感。

不知道兩位老師現在身處何地,過得怎么樣,應該都是老太太了,我都退休這么多年了,她們早應該退休了。在小小少年的心里,她們的音容笑貌已經定格,無法與老年婦女兼容。

圖片來自網絡,與內容無關

黃雅芝老師是教數學的,高鼻梁兒,長大了之后才知道,那個面部輪廓叫歐化特征,少有的溫文爾雅,說話拿著勁兒,聲音不大卻句句入心,像老電影《苦菜花》里邊袁霞扮演的那個區婦救會長共產黨員趙星梅。

她是我們黨委副書記黃金仲叔叔的大女兒,畢業于安達縣一中,或者四中。她大妹妹叫黃雅琴,二妹妹叫黃雅賢,弟弟叫黃曉明(跟現在那個演員黃曉明酷似),她們家的人走出來個個兒都是水靈靈的明星臉。

黃雅芝清秀雕刻般的面頰總是那么嚴肅,講起課來循循善誘,我的幾何知識悉來自于她。什么同位角相等,兩直線平行;內錯角相等,兩直線平行。還有什么三角形兩邊的和大于第三邊,三角形兩邊的差小于第三邊……

她在黑板上用粉筆寫數學公式,偶爾在袖口上,用中指無名指輕輕彈下粉筆沬的動作,優雅極了,那是黃雅芝之雅。

圖片來自網絡,與內容無關

張鳳英老師是教化學的,個子比黃雅芝要高一些,走路的時候兩手擺動幅度比較大,跑動起來尤其明顯,是個敢愛敢恨的主兒,高興起來教室屋頂上飄滿她的笑聲,說話高聲大嗓略帶一點沙啞,班里幾個厲害淘氣的臭小子,在她面前從不敢乍刺兒。后來知道那個最淘氣的臭小子的哥哥,娶了我們的張老師,原來是沒過門的嫂子對小叔子的震懾力起作用。我關于化學的那點最初的知識來自于她,至今我仍能流利背誦金屬活動順序表,全賴她。

對不起,跑題了,今天是五四青年節,我加入共青團第53周年紀念日。

黃雅芝老師約我入團談話的情形仿佛就在昨天。

一個鄉村女教師對一個懵懂少年講的話,樸素極了,那絕對是三觀啟蒙。

一曰共青團就是共產主義青年團,是要為實現共產主義奮斗的。

二曰團員要嚴格要求自己,不能把自己混同于普通老百姓,困難沖在前面,好事讓給群眾。

三曰撿這個日子入團,是為了讓你記住,反帝反封建目的是救國……

她非常真誠,句子里有一種抒情的意味,我生出要哭的感覺,忍著,沒哭出來,是感動,從來沒有過的神圣感襲遍全身。

……

今天的烏克蘭戰爭與催生中國爆發五四運動那個時候的第一次世界大戰,其實都是一碼子事兒。

首先都是他們歐洲人的戰爭,亦即所謂民主國家不打仗(公知調性)而大打出手。后來的二戰后來的科索沃戰爭也都是他們歐洲人自個兒死掐沒完。

五四運動之所以爆發,歐洲列強打一戰,靠我們最近的賊國日本搶中國,19191月,英、美、法、日、意等戰勝國在巴黎召開對德和會,決定由日本繼承德國在中國山東的特權。

中國應名是參加對德宣戰的戰勝國之一,但北洋軍閥政府卻準備接受這個決定。這次和會上中國外交的失敗,引發了偉大的五四運動。

191811月的“公理戰勝強權”慶典,到次年1月的巴黎會議,短短兩個月時間,當時中國的情形,充分詮釋了“弱國無外交”的定律,所謂的“公理戰勝強權”不過是一個美麗的童話。

面對屈辱,從54日開始,北京的學生紛紛罷課,組織演講、宣傳,隨后天津、上海、廣州、南京、杭州、武漢、濟南的學生、工人也給予支持。

這些人在干嘛呀?

救中國啊,救中國。

后來中國終于得救了,救中國的是中國共產黨及其組織起來的中國人民。

這個世界,今天的情形好了點嗎?

好是好了點兒,二戰之后有了一個聯合國,有時候起點作用有的時候不起作用。起點作用的時候是講一點兒公理,不起作用的時候還是講強權。很多情況下假裝講公理其實講強權。人類文明花里胡哨的,依然在叢林法則的制約之下,強權被包裝成了公理。被包裝成公理的強權,如今有了個不容置疑的新名,叫普世價值。

最典型的莫過于昨天我在節目當中講到的英國外交大臣利茲特拉斯在倫敦的演講,充分暴露了打過第1次世界大戰,又打第2次世界大戰,現在心心念念第3次世界大戰的西方列強建立在種族滅絕、毒品、海盜和奴隸貿易之上的文明特質。

英國外交大臣利茲特拉斯

利茲特拉斯的演講毫不掩飾:

俄羅斯的財富估計為75萬億美元,這其中還不包括絕大的鉆石礦以及各種我們急需的稀有金屬,貝加爾湖的極其寶貴的淡水等,其領土面積相當于2個美國,而他們只有1.45億人。敘利亞和伊朗的天然氣近50萬億美元,還有巨大的石油儲量……

如果我們要走向未來,那么他們的資源就應該平等地共享,任何一個國家都不應該有“資源敲詐”的能力,更不允許中國用強大的制造業對集體西方進行政治綁架和訛詐。

歐洲政客們最近集體發聲,要把北約這個局部的軍事政治集團推向全球,瞥眼看著中國的東海南海,妄圖成為全球的軍事化集團,目的即在于此。

在西方列強的眼睛里邊,蘇聯亡黨亡國30年之后殘存下來的自然稟賦,例如可資利用的能源,只歸這1億多俄羅斯人享用,這太不公平了。按這個速度發展下去,三年后中國的工業生產能力即大過全世界其他國家工業能力的總和,中國人還敢產業升級換代,搞什么5G,這太恐怖了,必須摧毀它打掉它。

在美國西方列強看來,中國利用制造業的能力對我們集體西方的敲詐,他們必須遵守以美國為中心的世界模式,以美國制定的規則為基礎的秩序。

中國的挑戰是一種文明對另外一種西方人賴以生存并為之驕傲的文明的挑戰,中國人講和平崛起講人類命運共同體,奈何這些東方人的理念,西方列強根本就不信,他們的信條,是你有能力摧毀我卻不摧毀我,要跟我雙贏,你當我傻呀?

西方人的思維邏輯是,現在的世界運行規則是建立在集體西方引領的工業革命基礎上的,因此。如果你拒絕遵照我們制定的規則行事,你要么被我們消滅,要么被趕出世界島自生自滅,這就是美國人經常在口頭上叨咕的“基于規則的國際秩序”。

他們用黑幫幫規替代聯合國憲章。之所以現在國家愿意承受烏克蘭戰爭所帶來的損失和風險,是寄希望于賭一個大的,目標對準中國,他們的急迫感非常強,認為目前西方聯合起來具有這個實力,以后就不好說了。所以烏克蘭戰爭拖垮打死俄羅斯旨在清空中國的戰略緩沖地帶,攤牌中國世紀決戰。

和平的年代太久了,

娛樂至死的氛圍太強了,

崇拜金錢的社會風尚早已經形成了,

為理想信念而奮斗,承繼先輩的榮光以犧牲捍衛勝利成果的信念被解構得差不多了,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的世儈主義哲學以自由主義的面目扮演時髦和高大上占據了相當一部分人的心靈不是一天兩天了

……

當隆隆的炮聲臨近,當今天活著的人要接受死亡的檢驗以換取中華民族復興的輝煌,“降美棄俄”的策論出來了,夾雜著英語的共存論更是神氣活現,先富若干離心離德將個人利益凌駕于民族利益之上,他們的形象猶如《苦菜花》電影里面的王柬之,王柬之告密,敵人突襲王官莊,今日之王柬芝,就其動機格局而言,尚不及當年的張東蓀。張東蓀大半是知識分子的自負,本質上是幼稚,今日王柬之大半是自私,滲透在骨髓里的自私。

五四精神不死。

共青團員們,你們在哪里?

黃雅芝張鳳英老師,你們在哪里?

2022年五四青年節,早飯前寫于北京東城區南鑼鼓巷8號)

微信掃一掃,進入讀者交流群

本文內容僅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網站立場。

請支持獨立網站紅色文化網,轉載請注明文章鏈接-----http://www.niaoleiwang.cn/wzzx/llyd/ls/2022-05-04/75230.html- 紅色文化網

獻一朵花: 鮮花數量:
責任編輯:寒江雪 更新時間:2022-05-05 00:10:01 關鍵字:歷史  理論園地  

話題

推薦

點擊排行

鮮花排行


頁面
放大
頁面
還原
版權:紅色文化網 | 主辦:中國紅色文化研究會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小屯路8號院 | 郵編:100040 | 聯系電話: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備案序號:京ICP備13020994號 | 技術支持:網大互聯
韩国高清乱理伦片中文字幕-茄子视频污-漂亮女医生被强奷在线观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