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文化網

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理論園地 ->

教育

收藏 | 打印-復制 | | | 獻花

張興德:自己沒有讀懂《紅樓夢》,何來考高中學子?

時間:2022-06-08 00:06:51   來源:紅色文化網   作者:張興德    點擊:

圖片 1.jpg

今年全國卷甲卷的語文作文題目,引起一些人的不同熱議。甚至,有的高三語文老師都不知該如何評價。有人對我說,你作為一個紅樓夢的研究者,從專業視角,說幾句話,我看了試卷,覺得只說一句話就夠了:自己沒有讀懂《紅樓夢》,何來考高中學子?

讓我們來看看作文題:

閱讀下面的材料,根據要求寫作。(60分)

《紅樓夢》寫到“大觀園試才題對額”時有一個情節,為元妃(賈元春)省親修建的大觀園竣工后,眾人給園中橋上亭子的匾額題名。有人主張從歐陽修《醉翁亭記》“有亭翼然”一句中,取“翼然”二字;賈政認為“此亭壓水而成”,題名“還須偏于水”,主張從“瀉出于兩峰之間”中拈出一個“瀉”字,有人即附和題為“瀉玉”;賈寶玉則覺得用“沁芳”更為新雅,賈政點頭默許。“沁芳”二字,點出了花木映水的佳境,不落俗套;也契合元妃省親之事,蘊藉含蓄,思慮周全。

以上材料中,眾人給匾額題名,或直接移用,或借鑒化用,或根據情境獨創,產生了不同的藝術效果。這個現象也能在更廣泛的領域給人以啟示,引發深入思考。請你結合自己的學習和生活經驗,寫一篇文章。

要求:選準角度,確定立意,明確文體,自擬標題;不要套作,不得抄襲;不得泄露個人信息;不少于800字。

從題意看,很顯然是在強調“眾人給匾額題名,或直接移用,或借鑒化用,或根據情境獨創,產生了不同的藝術效果。這個現象也能在更廣泛的領域給人以啟示,引發深入思考。請你結合自己的學習和生活經驗,寫一篇文章。”

作為小說的《紅樓夢》,整個表達風格是含蓄蘊藉,通過人物的語言、行動、以及人與人之間的微妙關系,表現人物性格和小說的主題思想。因此,不同的人對《紅樓夢》同一件事,同一描寫,往往爭論不休。毛澤東說,紅樓夢至少要讀五遍;魯迅說,不同的人,從紅樓夢中看到不同。原因即在此。這章名為“大觀園試才題對額”,全文一萬多字。在這段引文之前,還有這樣二段話:一段是剛進園時,說到是否在景點題匾額時,當時的考慮是,景點的匾額本應由貴妃(元春)來題,但貴妃沒來之前也不好這樣空白迎接貴妃,“眾清客在旁笑答道:‘各處匾額對聯斷不可少,亦斷不可定名。如今且按或兩字、三字、四字,虛合其意,擬出來,暫且做燈匾,待貴妃游幸時,再請定名,豈不兩全?’另一段是在擬額聯的過程中:“原來眾清客心中早知賈政要試寶玉的功業進益如何,只將一些俗套來敷衍。寶玉亦料定此意。”上述兩段話,很重要。它的本意并不是告訴我們,如何題匾額、對聯之類的常識。擬的這些聯、額,應以元妃喜歡為準,最后由她定。這說明,聯、額的好與不好,總是相對的。從全書看這章“大觀園試才題對額”,旨在表現寶玉一貫的封建社會的“頌圣”思想以及賈政的父愛,父子的和諧(并不是一些人說的父子存在不可調和的封建社會思想同新思想的矛盾)。而作文題選的,僅僅從一萬多字的一章中截取了這樣孤立、片面、歪曲原意的七十多字,這足見出題者本人就沒有讀懂這章《紅樓夢》。這不是難為一個高中考生嗎?

作為中國文化的瑰寶《紅樓夢》,進入考場,是完全正確和應該的。但是,應該如何出題?這是個正確引導人們如何讀《紅樓夢》的大問題。出題就帶有提倡的客觀效果。退而言之,這段僅僅是一萬多字一章中的七百多字。我可以斷定,絕大多數的同學對這段文字是陌生的。這就是對那些沒讀過四五遍《紅樓夢》的一般讀者來說,也沒有那個人能一看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何況一個學生?這遠遠離開了絕大多數的青年學生的閱讀能力和范圍。

現在紅樓夢的研究亂象很多。不乏“離開正常的文本,專找牛角尖”的所謂“研究”。把一部小說,研究成無所不包的“奇書”。這個高考作文題,正是這種傾向的一種反映。這是紅學研究的悲哀,也是教育的悲哀和學術研究的悲哀。

微信掃一掃,進入讀者交流群

本文內容僅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網站立場。

請支持獨立網站紅色文化網,轉載請注明文章鏈接-----http://www.niaoleiwang.cn/wzzx/llyd/jy/2022-06-07/75811.html- 紅色文化網

獻一朵花: 鮮花數量:
責任編輯:寒江雪 更新時間:2022-06-08 00:06:51 關鍵字:教育  理論園地  

話題

推薦

點擊排行

鮮花排行


頁面
放大
頁面
還原
版權:紅色文化網 | 主辦:中國紅色文化研究會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小屯路8號院 | 郵編:100040 | 聯系電話: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備案序號:京ICP備13020994號 | 技術支持:網大互聯
韩国高清乱理伦片中文字幕-茄子视频污-漂亮女医生被强奷在线观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