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文化網

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高山仰止 ->

領袖風范

收藏 | 打印-復制 | | | 獻花

毛澤東論美帝國主義

時間:2022-05-31 00:11:00   來源:紅色文化網   作者:毛澤東    點擊:

圖片 1.jpg 

    一、美國本質上是落后的是野蠻的

美國工黨首領戈泊斯演說曰,“工黨決計于善后事業中有發言權,不許實業專制。”美國為地球上第一實業專制國、托剌斯的惡制,起于此。幾個人享福,千萬人要哭。實業愈發達,要哭的人愈多。戈泊斯的“不許”,辦法怎樣?還不知道。但既有人倡言“不許”,即是好現象。由一人口說“不許”,推而至于千萬人都說“不許”,由低聲的“不許”,推而至于高聲的狠高聲的狂呼的“不許”,這才是人類真得解放的一日。

——《毛澤東早期文稿》,湖南人民出版社,第295頁,《不許實業專制》(一九一九年七月十四日)根據1919714日《湘江評論》創刊號刊印

“從前還有一部分迷信美國的商人,他們迷信美國是扶助中國的好友,而不知美國竟是最會殺人的第一等劊子手”。

——毛澤東《北京政變與商人》,《向導》周報第31、32期合刊,1923年7月11日。

“中華民族解放運動與外援的配合,主要的是和先進國家與全世界廣大人民反法西斯運動之將來的配合,以自力更生為主同時不放松爭取外援的方針”

——毛澤東《論新階段》(1938年10月12-14日),《解放》第57期,1938年11月25日。

“中國人民,對于美國政府,并不希望它幫助中國人民,只希望它執行羅斯福的政策,即是說,希望它執行一個中間的政策,不干涉中國內政的政策,贊助中國實行一個從工農到蔣介石都有代表權的聯合政府。一年之久,試驗了兩次,第一次是赫爾利、魏德邁時期,第二次是馬歇爾時期。經過了這兩次實驗,現在對于美國政府政策的帝國主義性質,是沒有懷疑了。”

——1946年9月12日,延安《解放日報》發表了經毛澤東審閱的《蔣軍必敗》社論

1953年9月12日,毛澤東出席在中南海懷仁堂舉行的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第二十四次會議時發表講話:我們同美帝國主義這樣的敵人作戰,他們的武器比我們強許多倍,而我們能夠打勝,迫使他們不能不和下來。為什么能夠和下來呢?第一,在軍事方面,美國侵略者處于不利狀態,挨打狀態。如果不和,它的整個戰線就要被打破,漢城就可能落入朝鮮人民之手。這種形勢,去年夏季就已經開始看出來了。我們方面發生的問題,最初是能不能打,后來是能不能守,再后來是能不能保證給養,最后是能不能打破細菌戰。這四個問題一個接著一個,都解決了。我們的軍隊是越戰越強。第二,政治方面,敵人內部有許多不能解決的矛盾,全世界人民要求和下來。第三,經濟方面,敵人在侵朝戰爭中用錢很多,它的預算收支不平衡。這幾個原因合起來,使敵人不得不和。而第一個原因是主要的原因,沒有這一條,同他們講和是不容易的。美帝國主義者很傲慢,凡是可以不講理的地方就一定不講理,要講一點理的話,那是被逼得不得已了。我們的經驗是:依靠人民,再加上一個比較正確的領導,就可以用我們的劣勢裝備戰勝優勢裝備的敵人。

——毛澤東年譜》(1949-1976)第二卷,中央文獻出版社2013年版,第162-163頁。

“今天,世界戰爭的危險和對中國的威脅主要來自美國的好戰分子。”

——《毛澤東與芬蘭首任駐中國大使孫士敦的談話》,1955年1月28日。

1958年9月2日,毛澤東同巴西記者談話時強調:西方世界的太陽是傍晚的沒落的太陽,亞洲、非洲、拉丁美洲的太陽是早晨的上升的太陽。帝國主義歷來就是嚇唬人的,有時也動手打人,我們就是不要被它們嚇倒,不要怕它們。對西方的崇拜是一種迷信,這是由歷史形成的,現在這種迷信正在逐漸破除。說西方是先進的,這也是一種迷信;恰恰相反,它們是落后的。自然,它們有一點東西,無非是幾斤鋼鐵和幾個原子彈;其實這也沒有什么了不起,因為它們在政治上是落后的,是腐敗的,是低級趣味的,所以我們看不起它們。

——《同巴西記者馬羅金和杜特列夫人的談話》(一九五八年九月二日),《毛澤東文集》第七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404頁。

1959年3月3日,毛澤東同拉丁美洲一些國家共產黨領導人會談時說,古巴革命就發生在美國的旁邊,那里有六百多萬人口,美國投資有十億美元。美國眼看著古巴革命,望洋興嘆,一個手指也不敢動它。

——《同拉丁美洲一些國家共產黨領導人的談話》(一九五九年三月三日),《毛澤東文集》第八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18頁。

“要翻過來,也許他們野蠻一些,我們文明一些。西方世界是野蠻人統治。當然西方國家的人民不野蠻,他們只是受了欺騙和蒙蔽,不覺悟,共產黨和有覺悟的人不算在內。西方世界的統治者是野蠻一些,亞洲、非洲、拉丁美洲的要文明一些,這也要除掉帝國主義的走狗,例如中國的蔣介石,美洲的希門尼斯和巴蒂斯塔,他們是美國的走狗,野蠻人的代理人。他們說我們野蠻、不文明,這要翻過來。我的證據是我們沒有侵略美國,是美國人侵略我們;非洲沒有侵略美國、英國、比利時、法國、荷蘭、西班牙,而是這些國家侵略非洲。到底誰文明,誰野蠻?誰有禮貌,誰沒有禮貌?在文明與野蠻的問題上存在著極大的迷信。”

——《同拉丁美洲一些國家共產黨領導人的談話》(一九五九年三月三日),《毛澤東文集》第八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21頁。

1960年1月7日至17日,毛澤東在上海主持召開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會,集中討論美國當前會不會發動世界大戰,會不會在近期內發動對中國戰爭的問題。經過討論,會議形成了對美國的如下看法:美帝國主義的本質沒有改變,帝國主義還是帝國主義,還是戰爭的根源,還是和平的敵人,還是民族獨立運動的敵人,還是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的敵人,還是死對頭。它無時無刻不采用兩手的辦法來對付革命的力量,它對革命力量是能夠消滅的就消滅,不能夠消滅的就暫時采取逐步蠶食、腐蝕、滲透、顛覆的辦法,用糖衣炮彈的辦法,直到搞垮革命力量。

——吳冷西《十年論戰—1956-1966中蘇關系回憶錄》(上),中央文獻出版社1999年版,第241頁。

1960年5月,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在杭州召開,討論四國首腦會議[1960年5月16日,蘇、美、英、法四國政府首腦在巴黎舉行會議,討論蘇美在歐洲進一步緩和關系和尋求解決重大國際問題的途徑。會議期間,赫魯曉夫要求艾森豪威爾對1960年5月1日美國U-2高空間諜飛機侵入蘇聯領空事件公開道歉,遭到拒絕后退出會議,四國首腦會議宣告流產。]流產后的時局和對中蘇關系,毛澤東發言指出,帝國主義本性不會變,因此有兩種可能,現在是和平時期,將來有戰爭的可能。要取得世界和平,只有加強力量,在世界范圍內建成統一戰線,作斗爭,使它前方有顧慮(社會主義陣營是不容易惹的),后方有顧慮(亞、非、拉人民的斗爭),本國也有顧慮,不然和平的實現不可能。

——《毛澤東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擴大會議上的講話記錄》,1960年5月25日。

1964年3月31日,毛澤東在鄭州會見柬埔寨王國軍事代表團時指出:美國人,你越怕他,他就越兇,不怕他也就是那么回事。

——《毛澤東年譜》(1949-1976)第五卷,中央文獻出版社2013年版,第335頁

1964年6月24日,在人民大會堂會見越南政要時,毛澤東說:你們對各種可能也要做準備。還有一個怕不怕美國的問題,你越怕,它越欺負,你越不怕,它就越不敢任意欺負。

——《毛澤東年譜》(1949-1976)第五卷,中央文獻出版社2013年版,第367頁。

“帝國主義從存在的第一天起,就對中國這個大市場弱肉強食,今天他們在各個領域更是占有優勢,內外一夾攻,到時候我們共產黨怎么保護老百姓的利益,保護工人、農民的利益?怎么保護和發展自己民族的工商業,加強國防?中國是個大國、窮國,帝國主義會讓中國真正富強嗎?那別人靠什么耀武揚威?仰人鼻息,我們這個國家就不安穩了。”

——1965年5月25日,毛澤東在江西省寧岡縣茨坪賓館與張平化等人座談時的談話

二、美國只要有機會,總是要整我們

“誰是我們的敵人?誰是我們的朋友?這個問題是革命的首要問題。中國過去一切革命斗爭成效甚少,其基本原因就是因為不能團結真正的朋友,以攻擊真正的敵人。”

——《毛澤東選集》第一卷第一篇《中國社會各階級的分析》(一九二五年十二月一日)開篇第一段

“希望勸說帝國主義者和中國反動派發出善心,回頭是岸,是不可能的。唯一的辦法是組織力量和他們斗爭……”

——《丟掉幻想,準備戰斗》,《毛澤東選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487頁。

二次世界大戰之后,“美國侵略政策的對象有好幾個部分。歐洲部分,亞洲部分,美洲部分,這三個是主要的部分。中國是亞洲的重心,是一個具有四億七千五百萬人口的大國,奪取了中國,整個亞洲都是它的了。”

——《別了,司徒雷登》(一九四九年八月十八日),《毛澤東選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491頁。

“西方資產階級需要買辦和熟悉西方習慣的奴才,不得不允許中國這一類國家興辦學校和派遣留學生。”

——《別了,司徒雷登》(一九四九年八月十八日),《毛澤東選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491頁。

“美國確實有科學,有技術,可惜抓在資本家手里,不抓在人民手里,其用處就是對內剝削和壓迫,對外侵略和殺人。美國也有“民主政治”,可惜只是資產階級一個階級的獨裁統治的別名。美國有很多錢,可惜只愿意送給極端腐敗的蔣介石反動派?,F在和將來據說很愿意送些給它在中國的第五縱隊,但是不愿意送給一般的書生氣十足的不識抬舉的自由主義者,或民主個人主義者,當然更加不愿意送給共產黨。送是可以的,要有條件。什么條件呢?就是跟我走。美國人在北平,在天津,在上海,都灑了些救濟粉,看一看什么人愿意彎腰拾起來。太公釣魚,愿者上鉤。嗟來之食,吃下去肚子要痛的。”

——《別了,司徒雷登》(一九四九年八月十八日),《毛澤東選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495頁。

“中國還有一部分知識分子和其他人等存有糊涂思想,對美國存有幻想,因此應當對他們進行說服、爭取、教育和團結的工作,使他們站到人民方面來,不上帝國主義的當。但是整個美帝國主義在中國人民中的威信已經破產了,美國的白皮書,就是一部破產的記錄。先進的人們,應當很好地利用白皮書對中國人民進行教育工作。”

——《別了,司徒雷登》(一九四九年八月十八日),《毛澤東選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496-1497頁。

毛澤東在《“友誼”,還是侵略?》(一九四九年八月三十日)一文中揭露,美國是門戶開放、機會均等侵略原則的倡導者和鼓吹者。它最善于打扮和粉飾自己,明明是侵略,偏要說成是“友誼”;明明是掠奪,偏要說成是門戶開放;明明破壞中國的領土主權完整,偏要說成是“尊重中國行政和領土的完整”;明明是一手控制中國的內政外交,偏要說成是“反對任何外國控制中國”,如此等等。美國實質性地不斷侵略中國,還要中國人民對他們的侵略表示感謝,把這一切看成是“友誼”的表現。美國帝國主義者,把對中國侵略的歷史,說成了一部對華的“友誼”史,但是,這樣的“友誼”殺死了幾百萬中國人,使中國的“行政和領土都是破碎得不像樣子了”

——參見《毛澤東選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505-1508頁。

1946年以來的美國在華歷史,毛澤東概括為“美國出錢出槍,蔣介石出人,替美國打仗殺中國人,借以變中國為美國殖民地的戰爭,組成了美國帝國主義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后的世界侵略政策的一個重大的部分。”

——《“友誼”,還是侵略》(一九四九年八月三十日),《毛澤東選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505頁。

新中國成立后,美國頑固地堅持敵視新中國的態度,長期對華實施封鎖禁運,并動作頻頻“要把三把尖刀插在中國的身上,從朝鮮一把刀插在我國的頭上,從臺灣一把刀插在我國的腰上,從越南一把刀插在我國的腳上。天下有變,它就從三方面向我們進攻,那我們就被動了。我們抗美援朝就是不許它的如意算盤得逞。‘打得一拳開,免得百拳來。’我們抗美援朝,就是保家衛國。”

——《毛澤東年譜》(1949-1976)第一卷,中央文獻出版社2013年版,第230-231頁。

1954年10月26日,毛澤東在中南海勤政殿會見印度總理尼赫魯時說:“我們是一個新中國,雖然號稱大國,但是力量還弱。在我們面前站著一個強大的對手,那就是美國。美國只要有機會,總是要整我們,因此我們需要朋友。”

——《毛澤東年譜》(1949-1976)第二卷,中央文獻出版社2013年版,第162-163頁。

新中國成立后,“我們的國家正在為著實現工業化和社會主義而進行大規模的建設,而我國的敵人帝國主義者則繼續占領我國的臺灣,并繼續侵略朝鮮,威脅我國的安全。”

——《在高級步兵學校第一期開學典禮上的訓詞》(一九五三年一月七日),《建國以來毛澤東文稿》第4冊,中央文獻出版社1990年版,第12頁。

1959年11月8日,毛澤東在相關文件上批示:“由于全世界社會主義日益強大,由于世界帝國主義力量越來越陷入于孤立和困難的境地,美國目前不敢貿然發動世界大戰。所以美國利用更富有欺騙性的策略來推行它的侵略和擴張野心。美國在標榜和平的同時,正在加緊利用滲透、腐蝕、顛覆種種陰謀手段,來達到挽救帝國主義的頹勢,實現它侵略野心的目的。”

——轉引自子舒《毛澤東與“和平演變”》,《黨史縱橫》2004年第11期。

美國“試圖對社會主義國家推行‘和平演變’政策,實行資本主義復辟,瓦解社會主義陣營。

——《中國人民堅決支持巴拿馬人民的愛國正義斗爭》(1964年1月12日),外交部、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毛澤東外交文選》,第510-511頁

1972年7月24日,在中南海游泳池住處召集周恩來、姬鵬飛、喬冠華、王殊等談國際問題指出:“我講過多次,中國是一塊肥肉,誰都想吃的。但現在要吃呢,要用文的,用武的難,過去可以,過去清朝、北洋軍閥、蔣介石的時候都可以。”

——《毛澤東年譜》(1949-1976)第六卷,中央文獻出版社2013年版,第441頁。

三、中美斗爭,勝利一定屬于中國

早在1949年6月召開的新政治協商會議籌備會上,毛澤東就熱情豪邁地指出,“中國人民將會看見,中國的命運一經操在人民自己的手里,中國就將如太陽升起在東方那樣,以自己的輝煌的光焰普照大地,迅速地蕩滌反動政府留下來的污泥濁水,治好戰爭的創傷,建設起一個嶄新的強盛的名副其實的人民共和國。”

——《在新政治協商會議籌備會上的講話》(一九四九年六月十五日),《毛澤東選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467頁。

“帝國主義和社會主義兩方面互相都怕,但總的說來,他們怕我們怕得多一些。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后,有些時候美國占上風,有時又是勢均力敵,現在是我們占上風,是東風壓倒西風。”

——1957年11月6日毛澤東同波蘭共產黨第一書記哥穆爾卡會談

“帝國主義者長期以來散布他們是文明的、高尚的、衛生的。這一點在世界上還有影響,比如存在一種奴隸思想。我們也當過帝國主義的奴隸,當長久了,精神就受影響?,F在我國有些人中還有這種精神影響,所以我們在全國人民中廣泛宣傳破除迷信。過去中國人中有恐美病,要去掉它的影響。”

——《同黑非洲青年代表團的談話》(一九五八年七月十二日),《毛澤東文集》第七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382頁。

1958年9月2日,他在北戴河一號樓同巴西記者的談話中說:“破除對西方的迷信,這是一件大事,在亞洲、非洲、拉丁美洲都要進行。在我們國家也要繼續破除這種迷信。”

——《毛澤東年譜》(1949-1976)第三卷,中央文獻出版社2013年版,第431頁。

“從本質上看,從長期上看,從戰略上看,必須如實地把帝國主義和一切反動派,都看成紙老虎。從這點上,建立我們的戰略思想。另一方面,它們又是活的鐵的真的老虎,它們會吃人的。從這點上,建立我們的策略思想和戰術思想。”

——《關于帝國主義和一切反動派是不是真老虎的問題》(一九五八年十二月一日),《毛澤東文集》第七卷,人民出版社出版1999年版,第456頁。

1959年3月,毛澤東在??苦嵵莸膶A猩贤绹伯a黨中央書記杰克遜談話時說:美國越擴張得大,力量就越分散。美國就好像一個用雙手抱著一大堆雞蛋的人一樣,雞蛋堆得滿滿的,可是一動都動不得,稍一動雞蛋就掉下來了。

——《毛澤東年譜》(1949-1976)第三卷,中央文獻出版社2013年版,第621頁。

1959年5月10日,在中南海勤政殿會見德意志民主共和國人民議院代表團時,毛澤東說:美國是強國,霸占的地區太寬,它的十個指頭按著十個跳蚤動不了啦,一個跳蚤也都抓不住。力量一分散,事情就難辦了。

——《毛澤東年譜》(1949-1976)第四卷,中央文獻出版社2013年版,第47頁。

“勝利的信念是打出來的,是斗爭中間得出來的。比如,美國人是可以打的,而且是可以打敗的,這是一條經驗。這條經驗,只有打才能取得。要打破那種美國人不可打、不可以打敗的神話。”

——1965年10月20日毛澤東在中南海頤年堂會見越南黨政代表團時的講話,參見《毛澤東年譜》(1949-1976)第五卷,中央文獻出版社2013年版,第536頁。

四、對美斗爭的幾項原則

“現在中國人民已經組織起來了,是惹不得的。如果惹翻了,是不好辦的!”

——《抗美援朝的偉大勝利和今后的任務》(一九五三年九月十二日),《毛澤東選集》第五卷,人民出版社1977年4月第1版,第101-106頁。

1950年10月27日,毛澤東在中南海與王季范和周世釗攀談時說:我們急切需要和平建設,如果要我寫出和平建設的理由,可以寫有百條千條,但這百條千條的理由不能抵住六個大字,就是“不能置之不理”?,F在美帝的侵略矛頭直指我國的東北,假如它真的把朝鮮搞垮了,縱不過鴨綠江,我們的東北也時常在它的威脅中過日子,要進行和平建設也有困難。所以,我們對朝鮮問題,如果置之不理,美帝必然得寸進尺,走日本侵略中國的老路,甚至比日本搞得更兇。它要把三把尖刀插在我們的身上,從朝鮮一把刀插在我們的頭上,以臺灣一把刀插在我們的腰上,把越南一把刀插在我們的腳上。天下有變,它就從三方面向我們進攻,那我們就被動了。我們抗美援朝就是不許它的如意算盤得逞。“打得一拳開,免得百拳來。”我們抗美援朝,就是保家衛國。

——《毛澤東年譜》(1949-1976)第一卷,中央文獻出版社2013年版,第230-231頁。

“在國際上,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都要團結,不中立的可以爭取為中立,反動的也可以分化和利用??傊?,我們要調動一切直接的和間接的力量,為把我國建設成為一個強大的社會主義國家而奮斗。”

——《論十大關系》(一九五六年四月二十五日),《毛澤東文集》第七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23-24頁。

“要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人,這樣,我們就可以把敵人縮小到最少,只剩下帝國主義和本國的少數親帝國主義分子,即同帝國主義有密切聯系的大資本家和大地主。對我們來說,朋友越多越好,敵人越少越好。”

——《要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一九五六年四月二十九日),《毛澤東文集》第七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62頁。

1956年9月25日,毛澤東在政協禮堂會見拉丁美洲十一個國家的共產黨代表團時說:美帝國主義是你們的對頭,也是我們的對頭,也是全世界人民的對頭。它的手伸到全世界。它是一個世界性的帝國主義。全世界人民要團結起來,互相幫助,在各個地方砍斷它的手。

——《毛澤東年譜》(1949-1976)第二卷,中央文獻出版社2013年版,第635頁。

“對美國要使它分化,使它孤立,孤立以后它總要分化的。”“至于帝國主義國家,我們也要團結那里的人民,并且爭取同那些國家和平共處,做些生意,制止可能發生的戰爭,但是決不可以對他們懷抱一些不切實際的想法。”

——《關于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問題》(一九五七年二月二十七日),《毛澤東文集》第七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243頁。

1965年4月11日,毛澤東在會見阿聯總統外交事務顧問薩布里和夫人一行時說:歷史證明,帝國主義是可以被打敗的,“我們有幾句話,就是‘利用矛盾,爭取多數,反對少數,各個擊破’。一個一個地打破,總有矛盾可以利用”。

——《毛澤東年譜》(1949-1976)第五卷,中央文獻出版社2013年版,第490頁。

1954年8月4日,根據毛澤東的指示精神,周恩來在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第三十三次會議上作外交報告,代表中國政府再次強調:臺灣是中國神圣不可侵犯的領土,決不容許美國侵占,也決不容許交給聯合國托管。“如果外國侵略者敢于阻止中國人民解放臺灣,敢于侵犯我國主權和破壞我國領土完整,敢于干涉我國內政,那么,他們就必須承擔這一侵略行為的一切嚴重后果。”

——《周恩來年譜(1949-1976)》上卷,中央文獻出版社1998年版,第416頁。

五、對美斗爭的幾點策略

毛澤東在解放戰爭時期提出的一個重要論斷,“只有黨的政策和策略全部走上正軌,中國革命才有勝利的可能。政策和策略是黨的生命,各級領導同志務必充分注意,萬萬不可粗心大意。”

——《關于情況的通報》(一九四八年三月二十日),《毛澤東選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298頁。

1950年9月5日,在中南海主持召開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第九次會議,毛澤東講話:美帝國主義也可能在今天要亂來。假如它要那樣干,我們沒有準備就不好了,我們準備了就好對付它。所謂那樣干,無非是打第三次世界大戰,而且打原子彈,長期地打,要比第一、第二次世界大戰打得長。我們的愿望是不要打仗,但你一定要打,就只好讓你打。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你打原子彈,我打手榴彈,抓住你的弱點,跟著你打,最后打敗你。

——《毛澤東年譜》(1949-1976)第一卷,中央文獻出版社2013年版,第184-185頁。

當赫魯曉夫在蘇共二十大做出徹底否定斯大林的秘密報告的時候,毛澤東便指出:蘇共二十大揭了蓋子,也捅了漏子。我們一方面批評斯大林,一方面保護斯大林。斯大林是一種財產,有一部分錯誤的東西,應該批評。正確的部分應該保護,當做我們的一種武器,不要把這把刀子丟掉了,因為有用處嘛。

——1956年5月2日,在中南海勤政殿主持召開最高國務會議第七次會議上講話,參見《毛澤東年譜》(1949-1976)第三卷,中央文獻出版社2013年版,第575頁。

1958年9月2日,毛澤東同巴西記者談話時強調:西方世界的太陽是傍晚的沒落的太陽,亞洲、非洲、拉丁美洲的太陽是早晨的上升的太陽。帝國主義歷來就是嚇唬人的,有時也動手打人,我們就是不要被它們嚇倒,不要怕它們。對西方的崇拜是一種迷信,這是由歷史形成的,現在這種迷信正在逐漸破除。說西方是先進的,這也是一種迷信;恰恰相反,它們是落后的。自然,它們有一點東西,無非是幾斤鋼鐵和幾個原子彈;其實這也沒有什么了不起,因為它們在政治上是落后的,是腐敗的,是低級趣味的,所以我們看不起它們。

——《同巴西記者馬羅金和杜特列夫人的談話》(一九五八年九月二日),《毛澤東文集》第七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404頁。

“禁運,不跟我們做生意。這個東西對于我們的利害究竟怎么樣?我看,禁運對我們的利益極大,我們不感覺禁運有什么不利。禁運對于我們的衣食住行以及建設(煉鋼煉鐵)有極大的好處。一禁運,我們得自己想辦法。”抗戰時期,國民黨對邊區解放區搞禁運,何應欽不發糧餉,共產黨八路軍開展轟轟烈烈的大生產運動,自己動手豐衣足食,結果日子比禁運以前過得好得多。“現在的‘何應欽’是誰呢?就是杜勒斯,改了個名字?,F在它們禁運,我們就自己搞,……搞掉了依賴性,破除了迷信,就好了。”

——毛澤東《關于國際形勢問題》(一九五八年九月五日、八日),《毛澤東文集》第七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410-411頁。

“我們學了杜勒斯的‘戰爭的邊緣’,杜勒斯當了我們的先生。他的‘戰爭的邊緣’是對著我們的,我們也用‘戰爭的邊緣’對付他們。國民黨同我們打了幾十年仗,我們還在繼續打國民黨。國民黨沒有飯吃,美國給他們吃。美國的軍艦距離在我們炮彈射程之內的海島只有三海里。他們在戰爭的邊緣,我們也在戰爭的邊緣。我們以‘戰爭的邊緣’來對付‘戰爭的邊緣’,結果他們不敢前進,只到戰爭的邊緣為止。”

——《同拉丁美洲一些國家共產黨領導人的談話》(一九五九年三月三日),《毛澤東文集》第八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19頁。

“要美就我,我不就美,最后一定要美國服從我們”。

——《毛澤東年譜》(1949-1976)第四卷,中央文獻出版社2013年版,第302頁。

“美帝國主義的‘反共’,就是反對一切不愿意做美國奴隸的人,就是反對一切保衛本國獨立、主權和民族尊嚴的人,就是反對一切不愿意受美帝國主義侵略、控制、干涉和欺負的人。過去,希特勒、墨索里尼和東條英機都是這樣?,F在,美帝國主義更是這樣。”

——《支持多米尼加人民反對美國武裝侵略的聲明》(一九六五年五月十一日、十二日),《建國以來毛澤東文稿》第11冊,中央文獻出版社1996年版,第366頁。

六、對美斗爭的幾點啟示

“斯大林告訴我們,要學習美國人的實際精神,還要有俄國人的革命氣概,把二者結合起來。我們要以科學的精神、革命的現實主義,切切實實、一點一滴、一個一個地奪取敵人的陣地,這樣才是比較鞏固的。”

——《在中國共產黨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的結論》(一九四五年五月三十一日),《毛澤東文集》第三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419頁。

“我們的批評是將美國政府與美國人民分開,又將美國政府中決定對華政策的人物與其他人員分開,又將美國政府一部分錯誤政策與其他正確政策分開。只要美國政府的現行扶蔣反共政策有一天能改變,我們就將停止批評這個政策,否則是不可能停止的。”

——《關于批評美國對華政策的電報》(一九四五年七月三十日),《毛澤東文集》第三卷,人民出版社出版1996年版,第450頁。

“白皮書是一部反革命的書,它公開地表示美帝國主義對于中國的干涉。就這一點來說,表現了帝國主義已經脫出了常軌。”“這樣一來,白皮書就變成了中國人民的教育材料”。“美國人訓練和教育了越南人,教育了我們,也教育了全世界人民。依我看,沒有美國人就是不好,這個教員不可少。要打敗美國人,就要跟美國人學。馬克思的著作里沒有教我們怎么打美國人,列寧的書里也沒有寫。這主要是靠我們向美國人學。”

——《勝利的信念是從斗爭中得來的》(一九六五年十月二十日),《毛澤東文集》第八卷,人民出版社出版1999年版,第426頁。

“我們要區別美國人民和美國帝國主義分子,美國人民是好的,壞人就是帝國主義分子。就是帝國主義分子,我們也不是準備一萬年不和他們來往。”

——《毛澤東年譜》(1949-1976)第四卷,中央文獻出版社2013年版,第387頁。

美國歧視黑人的問題,這是一個嚴重的問題,“不只是美國國內一千幾百萬的黑人受歧視的問題,在非洲、亞洲和全世界各地都有種族歧視的現象。種族問題實質上是階級問題。我們的團結不是種族團結,而是同志、朋友的團結。我們要加強團結,共同反對帝國主義、殖民主義和他們的走狗,為爭取完全徹底的民族獨立和解放而斗爭。”

——1963年8月8日,毛澤東接見正在北京訪問的一批非洲外賓的談話

應美國黑人領袖羅伯特·威廉先生的請求,1963年8月9日《人民日報》發表了由毛澤東署名的《呼吁世界人民聯合起來反對美國帝國主義的種族歧視、支持美國黑人反對種族歧視的斗爭的聲明》,聲明指出,美國黑人斗爭的迅速發展是美國國內階級斗爭和民族斗爭日益尖銳化的表現,引起了美國統治集團日益嚴重的不安。……民族斗爭,說到底,是一個階級斗爭問題。萬惡的殖民主義、帝國主義制度是隨著奴役和販賣黑人而興盛起來的,它也必將隨著黑色人種的徹底解放而告終。

——《支持美國黑人反對種族歧視斗爭的聲明》(一九六三年八月八日),《毛澤東文集》第八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330頁。

1960年5月9日,毛澤東在鄭州會見伊拉克、伊朗、塞浦路斯三國來華參訪團時說:(美國人)他們不做好事,專做壞事,我相信上帝不會饒恕他們的。什么是上帝?人民就是上帝,人民決不會饒恕他們的。團結人民的大多數才有前途,歷史是人民的歷史,政黨、領袖只能是人民的代表,如果脫離人民群眾就要倒臺了。

——《毛澤東年譜》(1949-1976)第四卷,中央文獻出版社2013年版,第391頁。

微信掃一掃,進入讀者交流群

本文內容僅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網站立場。

請支持獨立網站紅色文化網,轉載請注明文章鏈接-----http://www.niaoleiwang.cn/wzzx/gsyz/lxff/2022-05-30/75665.html- 紅色文化網

獻一朵花: 鮮花數量:
責任編輯:寒江雪 更新時間:2022-05-31 00:11:00 關鍵字:領袖風范  高山仰止  

話題

推薦

點擊排行

鮮花排行


頁面
放大
頁面
還原
版權:紅色文化網 | 主辦:中國紅色文化研究會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小屯路8號院 | 郵編:100040 | 聯系電話: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備案序號:京ICP備13020994號 | 技術支持:網大互聯
韩国高清乱理伦片中文字幕-茄子视频污-漂亮女医生被强奷在线观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