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文化網

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杜鵑花開 ->

紀實文學

收藏 | 打印-復制 | | | 獻花

熊蕾:記住美國欠下的這筆血債——祭邵云環、許杏虎、朱穎犧牲23周年

時間:2022-05-08 00:09:54   來源:紅色文化網   作者:熊蕾    點擊:

58日,是美國和北約轟炸我駐前南斯拉夫大使館23周年,也是我們新華社及光明日報駐南斯拉夫記者邵云環、許杏虎和朱穎犧牲23周年。23年過去了,美國和北約欠我們的血債并未償還。我翻出來23年前在悲憤中寫的兩篇英文小評論,感覺它們并未過時。

兩篇文章均發表于《中國日報》。當年晚些時候,我應邀參加中國外交學會和美中關系全國委員會主辦的炸館之后第一次中美學者對話,美中關系全國委員會的白麗娟女士告訴我,他們把我寫的第二篇評論《鮮明的對比》,作為必讀材料印發給了美方的每一位參會人士。當時很有些意外,也欣慰這言論能讓美國人看到。

然而23年過去,美國一些政客的虛偽依然,他們對中國的雙重標準也依然。

不過他們的虛偽和倒行逆施,已經讓更多的中國人,尤其是年輕一代,看透了他們,不再唯他們的馬首是瞻。

2016年,訪問塞爾維亞,習近平總書記出了貝爾格萊德機場就直接去我駐前南斯拉夫大使館被炸遺址,悼念三位犧牲的中國烈士。圖為習近平和彭麗媛憑吊在我國駐南聯盟使館被炸事件中英勇犧牲的烈士,來源新華社

美國的虛偽

我是和朋友們在北京北郊一個美麗的別墅度周末時,得知以美國為首的北約轟炸了中國在貝爾格萊德的大使館的消息的??吹脚c我同在新華社的同事邵云環以及光明日報記者許杏虎、朱穎夫婦在北約對南聯盟首都最為嚴重的一次轟炸中被殺害,淚水模糊了我的雙眼。

我不認識他們。但是我卻止不住為這幾位同胞和同行流淚。

紹云環烈士

我哭邵云環,一個孝順的女兒,一個慈愛的母親,但更是一個負責任的新聞工作者。就在此前的星期五,我在新華社的一個內部報紙上讀到邵云環寫的一篇文章,講她在貝城的戰地記者生活。字里行間,我看出她是怎樣不顧種種艱難困苦地工作著——電話線路經常斷,她把所寫的每一條報道發出去都得奮爭。她承認,如果一篇稿子發不出去,她就會發火,甚至會跟其他同事吵起來。這使我感到,她必定是個非常敬業的人。

紹云環工作照

在遇難前10天,她在一篇新聞分析中指出,以美國為首的北約一方面不斷為它們的“失誤”“道歉”,一方面又在殺害著越來越多無辜的平民。“在北約的失誤中,還要有多少無辜的南斯拉夫平民會被殺害?”她問道。

然而,她卻被北約們所稱的一次“錯誤”殘忍地殺害了。

我無法相信,這樣一個充滿活力的記者竟會被北約的戰爭販子們所殺害!北約兇殘地使她失去了生命,使她的兒子失去了母親,使她的丈夫失去了妻子,使她的父母失去了女兒。它們給了一個中國家庭怎樣的母親節禮物!我在那份社刊上讀到的,竟成了她寫自己的絕筆(也可能是她第一次寫自己)!

許杏虎和朱穎烈士

我也忍不住要為許杏虎和朱穎流淚。在電視中,看到他們的同事那么懷念他們,看到他們不顧危險,報道著南斯拉夫人如何面對北約兇殘的侵略,我無法不感動。他們結婚剛剛一年,他們的生活和事業才剛剛開始,罪惡的北約就殺害了他們。

自北約在324日開始轟炸南斯拉夫以來,我一直在同美國和英國的一些朋友爭論這場不宣而戰的戰爭是否正當。他們都跟我說,北約的行動是為了“制止新納粹‘種族清洗’的犯罪”,而且這一行動是“非常人道”的。我知道,他們是在重復美國政府和北約的宣傳機器有意讓他們相信的話?,F在完全是平民的中國大使館遭到轟炸,這些無辜的中國記者慘遭殺害,我不知道他們對此還有什么話說。

1995911日美國《時代》周刊封面:“讓塞爾維亞人匍匐在地:大規模轟炸打開通往和平之門”

令我震驚的是以美國為首的北約在57日的轟炸中,對國際法和中國主權肆無忌憚的踐踏。雖然很多人都想知道它們為什么要這樣做,但我卻覺得探求北約的動機沒有什么意義,因為效果已經明擺在那里。無論它們是有意還是無意地把中國大使館作為目標,北約轟炸的本身都表明了一種對人的生命的不尊重,對人權的不尊重。對我們的主權和我們珍視的東西,它們根本就不在乎。

多年來,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一直在人權等問題上教訓我們。我們學得也很認真。但是北約的轟炸炸碎了人們以為美國是人權衛士的美好印象。比如,我們中國的女新聞工作者就跟他們學會了監測并防止針對婦女的家庭暴力。如今,在北約沒有任何足以令人信服的理由的轟炸中,我們看到國際性的對婦女的無情施暴。我們學到了在經濟建設和環境之間保持平衡,走可持續發展道路的重要性。如今,我們看到對一個主權國家的狂轟濫炸正在引起生態災難。令我驚訝的是,那些著名的人權組織、婦女組織和環保組織,有很多竟對這些明顯違背他們原則的行徑奇怪地保持緘默。

塞爾維亞國會大廈前,1999年戰爭死難者照片,2016年熊蕾攝

從這里我看到了虛偽。在對南斯拉夫和中國大使館的冷血轟炸中,我看到對南斯拉夫人和中國人生命的冷漠。我譴責這種虛偽。我譴責以美國為首的北約對南斯拉夫和中國在貝城大使館的轟炸。美國和北約的戰爭罪犯必須受到審判和懲罰,他們對我們欠下的血債必須償還。

(寫于199959日)

鮮明的對比

美國和北約的殘暴激怒了國人

每當中國有學生或其他公民走上街頭,對當局提出要求時,西方媒體就發出歡呼,稱他們為“親民主”示威的“人民力量”代表。

上星期,當中國一些城市的學生走上街頭,抗議以美國為首的北約57日對中國在貝爾格萊德的大使館的轟炸時,西方媒體卻把他們說成是受中國政府“指使”,“令人想起‘文革’和對美好事物的破壞”。

多年來,西方媒體一直不遺余力地吹捧一些中國“異見人士”,好象除了他們,就沒別的中國人了。

抗議美國和北約

但是在以美國為首的北約的轟炸中被害的三位中國記者,雖然深受他們同事和同胞的愛戴和尊敬,在西方媒體中卻沒有什么報道。

如果像“美國之音”這樣的媒體的反華宣傳受到了干擾,中國政府就要被指責為“踐踏新聞自由”。

但是當以美國為首的北約因為南斯拉夫廣播電視中心播出的內容而將其炸毀時,這一行動卻被說成是正當的,是“停止傳播(對北約的)仇恨”。

對中國人如何看待以美國為首的北約對他們國家大使館的轟炸,美國媒體都是淡化處理,而中國的示威游行卻被他們極力渲染。

“這里的媒體有關轟炸的報道很少,”一位在美國的朋友告訴我。“媒體的報道多半都是中國一些城市里學生們的抗議。注意力集中在往美國大使館或領事館砸石頭的極端場面上,而這肯定不代表示威的主流。”

中國人民仍等待著克林頓總統所承諾的對這次轟炸進行調查的結果。

手捧女兒女婿骨灰盒的朱穎父親朱福來

而美國的主流媒體卻在集中報道所謂的“中國間諜”案,雖然并無令人信服的證據證實這種懷疑的成立。

當一些中國“異見人士”被監禁時,他們親屬的陳情在西方媒體得到廣泛的發表。

而朱福來給克林頓總統寫信,向他索還在襲擊使館中被殺害的光明日報記者、女兒朱穎和女婿許杏虎時,當被殺害的新華社記者邵云環的獨子曹磊寫信敦促克林頓先生停止轟炸南斯拉夫時,沒有一個西方媒體以給那些“異見人士”的篇幅來報道他們。

邵云環一家(舊照)

然而,從美國一家有影響的報紙的主編那里,我得知,這不過是對新聞的“選擇”。

好一個聰明的表述!

如果我們在中國做選擇,他們就說我們是“審查”。因為中國被扣上了“極權國家”和“專制政體”的帽子,我們便不再像享受“新聞自由”的人那般享有“選擇”的權利了。我們只能在“審查制度”下工作。

是我們在肉體和精神上受到傷害,是我們在忍受失去親人的創痛。但是現在又是我們在努力安撫造成我們痛苦的那些人的感覺,還要讓美國公眾相信,我們并不仇外,中國依然對世界開放。

烈士犧牲的地方,經常有人來獻花。我駐南斯拉夫大使館原址,攝于2016

我們確實不仇外,盡管我們對失去無辜的同胞和同事感到悲憤,我們也用不著仇外。

美國、菲律賓、英國、加拿大和其他國家都有很多朋友對遇難者及其家庭真誠地表示哀悼,對我們表示同情,對這一嚴重錯誤或罪行表示憤慨,這使我很受感動。他們是有良心的人。

以美國為首的北約和他們的媒體有哪怕一點點這樣的良心嗎?

(寫于1999517日)

(作者系新華社特稿社原副社長)

微信掃一掃,進入讀者交流群

本文內容僅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網站立場。

請支持獨立網站紅色文化網,轉載請注明文章鏈接-----http://www.niaoleiwang.cn/wzzx/djhk/jswx/2022-05-07/75281.html- 紅色文化網

獻一朵花: 鮮花數量:
責任編輯:寒江雪 更新時間:2022-05-08 00:09:54 關鍵字:紀實文學  杜鵑花開  

話題

推薦

點擊排行

鮮花排行


頁面
放大
頁面
還原
版權:紅色文化網 | 主辦:中國紅色文化研究會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小屯路8號院 | 郵編:100040 | 聯系電話: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備案序號:京ICP備13020994號 | 技術支持:網大互聯
韩国高清乱理伦片中文字幕-茄子视频污-漂亮女医生被强奷在线观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